? 第四十一章(201-205)-亚博备用网址传 亚博备用网址,亚博体育体育官网娱乐,亚搏国际娱乐

亚博备用网址传

第四十一章(201-205)

郦优昙2017-3-10 23:31:7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明若心中有事,胃口自然不好,吃得不多,舜元则是个没心没肺的,小肚子都撑圆了。他年纪小,活动量大,食量也大,明若都吃不过他。小东西用完膳后又吃了些水果,缠着明若给他讲故事,明若无奈,只好抱着他坐在床畔,边捏他的小鼻子边给他讲。

????到底是小孩子心,没过一会儿小东西就没耐了,从明若怀里跳下去,冲到须离帝身边,扯住他的袖子问:父皇、父皇──

????须离帝心情也是难得的好,他揉了揉舜元的小脑袋,轻笑:怎么

????父皇给我讲讲端木将军的故事好不好母妃都不肯跟我讲。小东西很委屈。我在里听到的都是说端木将军怎么厉害怎么聪明的事情,可是为什么他最后打的几场仗会输呢父皇为什么不帮他

????他了儿子的小脸,牵着他的小手到床边,挨着明若坐下,然后将舜元抱到两人中间,刮刮他的鼻子:端木云的确是个栋梁之才,但是功高震主,舜元应该懂得。他是将来要做皇帝的孩子,这些道理他早应明白。

????舜元嘟起嘴巴,圆嘟嘟的小脸蛋上露出一丝不解:儿臣懂得,可是他都已经打了败仗,为什么大家还是对他称赞有加呢一个人真能做到连失败都不让人讨厌吗而且他为什么要杀三皇兄

????因为你三皇兄当时要轻薄你母妃。须离帝澹澹一笑。

????什么小家伙立刻炸毛。那该杀啊

????须离帝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一语带过,没打算给他多讲:等你长大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父皇以后会告诉你的。现在,跟你母妃告个别,回你的寝安寝去,我让安公公送你。

????舜元很不满,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要,人家要自己走。说着便双膝跪在床上站了起来,在明若额头亲了一下:母妃再见。然后又在须离帝脸上亲了口。父皇再见。说完便跳下来龙床,一熘烟地跑了。

????明若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瞬间消失,一句小心点还没来得及出口就咽了下去。这孩子,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她的眼里充满了宠溺,嘴角也带着微微的笑,刚抬眼就望进了须离帝眸底──他正凝视着她,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父皇

????若儿,今日可有什么事情发生他澹澹地问,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好像只是例行一问,类似于今儿个天气如何那样的语气。

????明若摇摇头:没有,没什么事发生。在须离帝的眼神下,她略略有些退缩,小脸泛白,怕会被看出什么破绽来。

????那若儿是为何而哭冰凉的长指抚上她的眼角,泪痕早就干了,但是却仍瞒不过须离帝。若非是有心事,今晚又怎会那样敷衍舜元

????真的没有,父皇,你还不信若儿吗明若怕他怀疑,只能一半一半说了实话。只是舜元回来的时候问我关于端木云的事,我不知该作何回答,又想起以前,多愁善感了些罢了。

????想起以前,所以哭了须离帝的语气慢慢沉下来,空气中似乎凝聚了一丝不悦的气氛。明若心下一震,生怕他误会,忙绽出甜美的微笑扑进须离帝怀中,柔美的小脸抬起来,露出如画的眉目,浅浅澹澹的,好像一幅深邃遥远的水墨画,绝美清雅到了极致:怎么会呢,若儿只是想起娘亲和段嬷嬷,不知道她们现在过得怎样,难免担忧,所以才、所以

????须离帝咬了她的脸颊一口,依然是似笑非笑的语气:所以小娇气包就哭鼻子了都多大的姑娘了,成天动不动就掉泪,你是小娃娃吗

????被他糗的满脸通红,明若捂着被咬的粉颊藏进他怀里,心上又是紧张又是松了口气。她也不敢确定须离帝究竟相不相信自己,但暂时也只能勉强这样蒙溷过去了。不是因为对端木云有旧情,她只是不想他死而已,毕竟是曾经的旧人,毕竟,他曾经待她那样好。如今若是因为自己将他置于死地,那和忘恩负义的畜生有什么分别

????须离帝似是相信了明若的话,抱着她滚倒在柔软的被褥中,高挺的鼻梁不断磨蹭着她的小脸,笑道:过几日乌桓会派人来,到时候和我一起出席,嗯

????乌桓明若愣了一下。是当年那个沙略王他又要来那大皇姐呢大皇姐也来吗

????大皇姐他似乎早已忘了还有个女儿嫁了过去和亲。这一次沙略来大安,此事也算是缘由之一。沙略王后勾引乌桓一名重将被沙略王当场捉住,他想废后,又没得到我的允许,所以才借着此次进贡的机会来提出。

????废后明若惊呼。可大皇姐被废之后要怎样,遣送回来吗

????须离帝轻笑:回来就怕她回不来。沙略此人城府极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家伙,背叛他的人向来没有好下场。在被遣送回来的途中,说不定车队就会遇到强盗或是土匪,所有人均被灭口。

????明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不管怎么说,沙略同大皇姐好歹也是夫妻九年,那男人居然能够如此狠心那、那怎么办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须离帝挑眉。生死是她的事情,与我们何干就让沙略以为他的计策成功也没什么。化外之民,不足为惧。

????她其实也不喜欢那个大皇姐,毕竟自己是从小被欺负到大的。可一想起未来等待大皇姐的,明若心底就忍不住唏嘘一番。自古帝王无情,果然不是空来风。不过勾引重臣大皇姐是疯了吗父皇,那沙略王此番来京,除了这事儿和进贡就没别的事情了吗我知道的现在乌桓日益壮大,较之前些年被父皇灭掉的江国可是强了不少,此番他前来大安,定然包藏祸心。她真是不懂须离帝的恶趣味,有人想吃掉自己的江山,他不仅不以为惧,还故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其壮大,直到足够成为威胁了,他才有兴趣去玩耍一番,这样的男人,真是──难怪舜元这么古灵怪。

????若儿真是慧黠,且让他玩着去,反正也掀不起什么大波浪。这些年安逸惯了,父皇正愁没机会教导舜元用兵呢。眼下就有一个主动送上来的不怕死的,他开心都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担心

????二百零二、谋上

????发文时间: 1020 2012

????二百零二、谋上

????明若反正是不担心须离帝,跟他比起来沙略简直就像是温顺的猫咪。她摇了摇头,只觉得倦意一阵阵袭来,今天晚上所见到的听到的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负荷范围,她想休息,然后把这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给忘得干干净净。须离帝也看出了她神色倦怠,遂没有求欢,抱着她便脱了衣衫安寝了。

????第二日晚上,明若难得的盛装打扮了一次,额间贴了花黄,云鬓绾起,簪着的金步摇让她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坠掉了平日里她穿得都是简便的装,今晚这正装却穿了足足二十层如果不是须离帝牵着她,明若铁定会被压到地上爬不起来。

????被牵到主位坐下,明若有点忐忑,她不敢去望坐在侧席的皇后,总觉得有一阵一阵的眼刀儿从那边飘过来,一下又一下的剜着她的后背,如芒在背。

????须离帝握着她的小手,轻轻捏了捏,明若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描绘致的唇瓣鲜艳的像是刚刚绽放的花朵。

????这里的繁文缛节,明若是完全不懂的,反正须离帝也不需要她懂,他将她纵容的太过了,让她生活在深,却如同在闺阁。

????等到形式走完,明若已经有点晕头转向了。她抿着嘴巴看了看前面坐的满满的众臣,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花起来。

????须离帝先是向在座的众人举杯,随后便轻轻啜了一口,其他人哪敢不喝,一个个都干了。明若无聊地四下看,同一个男子的目光撞到了一起。那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是她一时间又想不大起来是谁。过了会儿,她才微微瞠大眼睛,竟是那乌桓的沙略

????须离帝向来耐极佳,属于敌动我也不动的类型,他气场又强大,殿中众人哪里敢直视他,寥寥有的那么几个也在对视了一会儿后汗水淋漓地低下了头,沙略则是选择了站起来,举着酒杯,豪放地笑:陛下,一别九载,陛下还是那般光彩照人,不见苍老,沙略在此先干为净了

????紫眸略略移了下方向,大殿上的烛光闪耀在他眸底,亮晶晶地,透出一股无比邪佞的妖气来。沙略看着他,竟哑了嗓子,眼神也开始闪躲,可他毕竟不是普通的人物,久经沙场见过无数残酷战争场面的人,居然会被吓到如此地步,也真是惭愧。他双手持樽,脖子一仰,便喝了下去。须离帝看着他喝下去,脸上表情不变分毫,眼神倒是瞟向沙略身侧带着青铜面具看不见面孔的男子:这位想必就是短短几年里扬名天下的海东青将军了吧沙略王得此能将,真乃大幸也。

????沙略也跟着笑起来:陛下所说极是,为了请海东青出山,我可是花了好几年的时间哩有了他,我乌桓吞并西域决不是空想

????哦须离帝摇着手中的酒樽,以小指挑起明若的下巴,在她唇瓣上轻轻吻了一下,语带戏谑:即便是再能干的将军,也不敌朕怀中这风华绝代的美人。

????陛下说的是,明妃娘娘国色天香,的确比得上十个海东青沙略也极为犷豪迈,丝毫不介意须离帝话中似有若无的调侃。别说是陛下宠爱娘娘十年如一日,便是我这大老见了,都觉得怦然心动哩说完便仰首大笑起来。

????须离帝抚着明若细滑的脸蛋,她唇上的胭脂无比鲜艳,额间的花黄妖娆中透着勾人的妩媚,眼波流转,娇态横生,只是眼里有着不解。他低笑,挥了挥手:沙略王此话说的甚好,说到朕心坎子里去了。

????沙略荣幸。酒樽又被举起,沙略又是一杯酒下去,眼睛始终不离明若的脸。明若只觉得这人的眼神较之九年前更有侵略了,她现在可真算是腹背受敌了。皇后娘娘在后面给她眼刀,沙略在前方盯着她不放,就不给人一点活路了而且这人哪来这样大的胆子,竟然敢当着父皇的面这样大喇喇地将视线流连在她脸上

????明若愈发觉得难受,她缩了缩身子,把自己藏到须离帝怀里去。须离帝她的额头,却诡异地没对沙略的视线表示什么,只是唤了安公公过来,让他送明若回盘龙安寝。安公公领命,带着明若去了,舜元也立刻从席上跳起来,想跟着回去,却又碍于自己是一国储君,不得擅自离席,在须离帝的眼神示意下,终于怏怏坐下。

????路上有着灯,越接近盘龙,明若的心就跳得愈快。安公公一贯没有跟着她进去,只是在外面听候吩咐。她踩着轻巧的步伐走进去,果不其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就背对着她站在那儿,安安静静地,好像不存在一样。明若轻轻叹了一声:你怎么又来了,我不是跟你说,让你别再来这儿了吗

????那男子慢慢转过身来,赫然是一身长袍的端木云:若儿。

????你为何会与沙略同盟,你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野心了,如果是因为我,那请你趁早放手吧,趁着现在,还能从中脱身,否则──

????否则什么你还是担心我,是不是端木云走过来,明若却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他意识到,便没再说话,只是脸上的笑容苦涩的不可思议。我想把你夺回来,就必须重新掌握兵权,而沙略找到了当时心如死灰的我,他用了四年时间说服我,我也用了四年时间,来决定要不要做这几乎称得上叛敌辱国的事情。若儿,我只是你的端木云,在别人眼里,我是乌桓的将军海东青。这一次我要堂堂正正地把你从须离帝手中抢回来,再也不让你离开我。

????明若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看着端木云眼里那熟悉的痴狂和灼热,只觉得心口一阵阵的痛。她不懂事情怎么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好像一切事情都不对了,都不走原来正确的路了:别疯了,我不会跟你走的,我有舜元在这儿,而且、而且我也舍不得父皇

????你骗我端木云却倏地激动起来,他一激动便剧烈地咳嗽着,那空荡荡的一只衣袖便招摇着晃动着,明若疼得更厉害,闭上眼睛,不愿再看他。若儿,倘若你知道须离帝背着你对娘亲和段嬷嬷做了什么,你还会这样坚贞吗

????二百零三、谋下

????发文时间: 1021 2012

????二百零三、谋下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她,听了端木云的话,明若勐地转过身来,眼神戒备:你想跟我说什么我娘和段嬷嬷怎样了

????若儿,难道你就不觉得奇怪,这些年来须离帝从来不准你去看望她们,甚至连她们的消息都不曾透露给你端木云轻声问,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他似乎很挣扎,一边挣扎着要不要把实情说出来,一边则想着要她离开须离帝和自己在一起,反正不管如何,这话一出口了,明若就一定会受到伤害。她们早已不在这里了。

????明若摇头:你骗我,舜元那日才跟我说在冷见过娘亲,她不会不在这里的。

????我没有骗你。他的眼神很是诚恳,他从来不骗她,她知道的,比谁都知道。那为何九年里,生活泼的舜元会唯独在这会儿发现冷按他的子来说,皇不应该早被他玩遍了吗

????明若心下惊慌,隐隐有种绝望的感觉,却还是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你别胡说,如果她们不在里了,父皇不会不告诉我的。

????她们已经死了,若儿。

????住口明若咆哮,我不想你说这些废话,请你离开这里。她转过身,想要平息自己的情绪,可口翻腾的厉害,连呼吸都显得异样的疼痛。

????端木云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依然是温柔缱绻的样子,对他而言,明若怎么对他都是没关系的,只要她心底还有他,只要他还活着,那么发生什么都无所谓:冷里的人是假的,若儿这般聪慧,应该知道才是。她们早就死了,如果不是我这次进来想去探望她们,也不会发现。我想须离帝应该是怕你知道,伤心生气,才会避而不宣。若儿,跟我走吧,别再留在这儿了,这里一点儿也不适合你。

????明若挥开他的手,神情僵硬:你走。

????我不逼你,你好好想想吧,若儿。端木云依言松开了手,后退了几步站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恐怕娘亲和段嬷嬷也就是死在这几日,但她们是因何而死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在她们死前几日,须离帝曾经去见过她们。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若儿你当真一点都不想知道

????走。沉默了好一会儿,明若才从牙缝里迸出这两个字儿来,她不想听端木云在这里说这些扰乱她的心的话,她现在几乎无法思考,娘亲死了段嬷嬷死了这怎么可能如果当真是出了这样的大事,父皇是不会不告诉她的,一定不会的

????端木云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我还会再回来的。

????寝里少了一个人的呼吸,好像瞬间就安静了很多。明若僵硬地站在原地,嘴唇泛白,明艳妖娆的妆容此刻却让她的面孔透出一种诡异之极的哀戚来。

????不知道站了多久,直到一双有力的臂膀伸过来,将她拥入怀中:怎么了,回来这么久连衣服都没换就傻站在这儿,过来。语毕便牵着她冰冷的小手走向床榻,明若木然地任由须离帝为自己解开发髻,褪下衣衫,只觉得身体一阵阵的发冷。这初夏时节,她竟然觉得自己冷的像是在冰窖里。父皇,若儿有话问你。

????若儿要问什么须离帝扬眉,手上动作还是未停,依然是有条不紊地解着明若的腰带,繁缛的装立刻滑落下来,青丝散下,身
多情人生全文阅读
形纤细,眼前的明若活脱脱像是自画中走出的美人,无比地单薄娇弱,好像一阵风便能将她给吹跑了。

????我想见见我娘和段嬷嬷,可以吗她垂下眼,轻声问。

????须离帝是什么人啊,他立刻听出了明若话里有问题,紫眸一眯:若儿,是谁跟你说什么了

????你别管是谁跟我说了什么,只消回答我,能不能让我见她们一面明若攥住他的食指,不让他转移话题。跟他在一起,她实在是太累了,要小心每一句话说出的后果,连质问都要小心翼翼,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他带到山沟里去。

????长眉微微蹙了起来,眉峰稍稍弯了个尖儿,即使是这样,须离帝依旧美得惊心动魄。他勾起薄唇轻笑道:若儿要见她们作甚九年不见都没什么,为何今日突然想见了

????就是想她们了,父皇,你只说给不给若儿见明若的嗓音有着些许的沙哑,那是因为极度的隐忍和恐惧所致。

????须离帝依然不见丝毫慌乱,只是微笑:若儿,你信不信父皇

????明若没有说话,只是僵硬地、迟疑地点了下头。他这才道:前几日,她们从冷中莫名失踪了,我怕你问,才故意派了人进去装作她们的样子,还故意让舜元玩儿到那里去,不过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将她们找回来的。

????真的是失踪吗明若呢喃着问。不是父皇杀了她们吗

????若儿须离帝难得地沉下声来唤她名字。

????不是父皇杀了她们吗明若又问了一遍,眼里已经满是泪花。她勐地推开须离帝抱着自己的手,直退到自己以为安全的地方,瑟缩着抱着自己的双臂,慢慢蹲下,眼泪一颗颗从她眼眶里掉下来,砸在地面上,没入厚厚的地毯里消失无踪。我不懂,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她们,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就准备这样瞒我一辈子你总说我不够信任你,可是你做出这样的事情,我又怎么去信你你把娘亲和嬷嬷还给我把她们还给我她把脸埋进膝盖里,娇小的身子就那样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须离帝伸手,想要抱她,却还是收了回来,僵硬地放下。先是端木云,后是她们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活得轻松一点为什么要杀她们,为什么她只是哭,只是问,却连一点怒气都释放不出来了,就好像整个人都死寂了一般,连情绪都没了。

????自始至终,须离帝没再为自己说一句辩驳的话。他只是坐在床上,静静地望着明若,过了好久,才问道:是端木云告诉你的,是不是我早该知道,在你提前回来而我又不在的时候,那人最会钻空子。

????明若不理他,肩头不住地颤抖着。

????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连父皇的话都不信须离帝轻声问,言语中似乎带了些许明若听不懂的东西。

????她依然没有回应,须离帝便走过来,轻轻握上她的肩膀。

????二百零四、舜元能够保护母妃

????如果我说,我没有杀她们,若儿可信语气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平澹清冷,但其中到底夹杂了多少希望,只有须离帝自己清楚。他是多么想听到明若对他说一句我信你,又是多么想看到她不顾一切地朝自己怀里奔来,可惜这么多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明若没有给他回应,只是静静地将脑袋埋在膝上,不愿意看他,更不愿意回应。她觉得自己的心脏在一抽一抽的疼,每疼一下都好像是被人生生挖了一块下来,那是生她养她的娘亲,还有对她爱如命的段嬷嬷,他却说杀就杀,还编了这样的谎来骗她

????眼泪一颗颗从指缝落下,明若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须离帝。九年前端木云为他所害,她尚且还能救,至少九年后,端木云还是好好的活着的,可现在呢她甚至连娘亲和嬷嬷是何时死去的都不知道整整九年,他不让她去见她们,她就乖乖地待在他身边哪儿都不去,可是为什么最后回报她的却还是一样的结局不懂,她不懂。

????她哭得无声,只顾着一个人伤心欲绝,却不知道自己的每一滴泪落在须离帝心里,都像是将他的灵魂切割成了千千万万片。他站在她身前,面容清冷,眼底亦是没有波澜,可又有谁知道他心底绝望成伤。

????明若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须离帝,她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朝寝门口走,却被须离帝一把扣住。对于他的碰触,明若显得很是排斥,她疯狂地推拒着他,不准他碰。须离帝竟也没有说话,默默地松了手,看着她娇小的身子消失在眼前,眸底带着伤痛,只看他的表情,你会觉得这人真是天生的帝王,如此凉薄,可他垂在身侧的手,分明在几不可见的颤抖着。福安,跟上去,好好守着她。

????安公公是看到明若离开后才壮着胆子进来的,刚踏进寝的门,须离帝便派了命令。他领命,却还是有些迟疑地看向须离帝:皇上您没事儿吧

????她年纪尚幼,朕又岂能和她较真,你去吧。

????听了须离帝的话,安公公才放下心来,完全没去想向来我行我素的须离帝何时会给他这个奴才解释了。他行了个礼,便匆匆追了上去,徒留须离帝一人在盘龙。

????他看着自己的手那是刚刚被明若狠狠推开的手。不管过了多少年,她还是不能全身心地将自己交给他。只要端木云一出现,她便永远要为其影响。这个傻姑娘,为什么还不懂呢她并没有对不起端木云,她何须愧疚于那人不够,还不够,她给他的还不够,他要的不只是这些,这么一点点,仅仅九年和一个儿子,本无法令他满足。他要她往后的岁月里将血缘尽数抛开,他要端木云和淮妃再也无法左右她的心情,他要她的心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丝一毫心房都要留下他的痕迹。

????端木云倒真是好本事,完全捉住了若儿的软肋,让她乖顺地咬上饵,甚至连他这个父皇都不要了。他还真该对其另眼相待才是,九年前是他的做法太过激烈,想着什么都让若儿知道也无妨,反正他在她面前是透明的,可现在看来,自己当年倒是傻了,既然要做,为何不做的隐秘一点他完全有能力让那个傻姑娘在乖乖投入自己怀抱的时候也对自己死心塌地,又怎会有今天的来临

????不过没关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须离帝看向梳妆台上那一枝开得鲜艳的桃花,走过去,将其拿起,指尖轻捻着柔嫩的花瓣,

????只是须臾的功夫,那枝桃花便在他掌下碎成了齑粉,连一点点余痕都没能留下。

????这皇如此之大,除了盘龙,又有哪里容得下她

????明若离了须离帝,又还有谁能惦记

????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在小道上,明若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只知道自己不能再待在那个连空气都让她窒息的盘龙里,她走了几步,只觉得头爆炸似的疼,忍不住便扶着一棵树木滑了下来。初夏的晚上夜风还是冷冽,吹在脸上,刀割一样的痛。她轻轻地喘息着,像是睡着了。

????安公公跟在暗地里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又不敢上前叨扰,想了又想,牙一咬,看了明若一眼,朝大道上跑了几步,随手捉了个小太监,让他去东将小太子唤来,还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快,然后才继续猫着身子躲在花丛里守着明若,心里又是焦躁又是担忧。

????没过多久,舜元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小少年第一眼就看到了母亲,立刻就要冲上去,幸好安公公眼疾手快一把捉住他,舜元小脸一翻就要发脾气,转头见是安公公才克制下来:安爷爷

????小太子,奴才跟你说啊你去好好劝劝娘娘,她方才跟皇上起了些争执,老奴待在外头听不到,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你千万不要在她面前提起皇上,知道了吗怕小家伙不懂,安公公苦口婆心的解释,然后眼巴巴地瞧着舜元。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用这样一种期待和乞求的眼神盯着一个小孩子,也真算是奇景。

????舜元很聪明地没有多问,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明若倚着树身,眼睛痴痴地遥望着天空,她跑出来的时候虽然打掉了须离帝的手,却没法阻止他给自己披上一件大氅,所以也算不得冷。可身体不冷,又如何能够阻止心也不冷

????一个温暖的小身子就这样突兀地投进她怀里。明若怔怔地移过视线,儿子漂亮的脸蛋赫然出现在眼前。她哪里肯让舜元知道这些事情,不管发生了什么,那都是她和须离帝两人的事,与其他人都没有关系。当下便扬起一抹笑容:舜元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母妃小少年将她抱紧,声音有点沙哑,母妃想哭的话就抱着舜元哭吧,舜元能保护你。

????明若一愣,笑着他柔软的脑袋。许是起来的急,连头发都没梳好,现在已经松松垮垮地散下来了。她柔声道:舜元能保护母妃了,母妃真高兴。说着便站起身,牵起他的小手,舜元可愿意陪母妃在里多走走

????舜元点头,握紧明若的手,乖乖地给她牵着。

????安公公随后跟上。

????二百零五、被劫

????发文时间: 1023 2012

????二百零五、被劫

????母妃,咱们到这冷里来做什么舜元扯了扯明若的手,扬起头来看她,小脸上满是不解,但却仍然乖乖地陪着明若。

????明若当然不会告诉他原因,只是勉强露出微笑:母妃只是想来看看,这里这么大,母妃还没走个遍呢。

????这里没什么好玩的啦舜元挠挠头,不然母妃我带你出去玩我知道里有好多好玩的地方

????看到他如此力充沛,明若也就放心了。舜元不像她,真好。他在哪儿都玩得开,从来没有适不适应这样的情况,明若微微一笑,牵着他的小手轻车熟路地拐进冷。

????这里,就是娘亲住了近三十载的地方。明若怔怔地抚着已经积了薄薄一层灰尘的柜子,眼里波光闪动,却始终不肯掉下泪来。她只是看了几眼便要带着舜元转身离开,可甫转过身,便被鬼魅般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吓了一跳,不是旁人,正是端木云。

????你是谁竟敢擅闯皇舜元比明若更快反应过来,他迅速张开双臂,以一种极度的保护姿态挡在明若身前,充满戒备地望着端木云,漂亮的大眼眨了眨,不知在想什么鬼主意。

????端木云轻笑,弯下身来,随着他的接近舜元的戒备就愈发明显,他已经准备好了,要是这个男人把手伸向母妃,他就狠狠地咬下去,可谁知道这男人竟是上了自己的小脸蛋他长得很像你。端木云的声音有些沙哑,他微微笑着望向舜元:嘿,你不需要对我这么防备,我是不会伤害你娘亲的。

????舜元依然盯着他,不相信。

????别想喊救命,安公公虽然在外面,但是他是不会踏进冷的,这里可算是禁地。尤其是在明若成了皇妃之后,冷更是不许人出入,就是为了避免有人看见淮妃或是将明若的消息泄露。

????哼,我父皇很快就会过来,你要是不想死就赶紧离开这儿。舜元小小年纪便霸气十足,丝毫不怕端木云。

????黑眸略略迷离,倘若他们还是夫妻,也许舜元就是他们的孩子了。若儿我是来接你走的,你可愿意

????明若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双手护住舜元,将死活挣扎的小少年挡到自己身后。端木云见她这般动作,不由得摇头苦笑:若儿,你知道的,我是不会伤害他的,他是你的孩子,骨子里流着你的血,我怎会伤他

????明若没有答话,过了会儿才轻声道:你走吧,我很好。

????端木云摇头:你若是好,又怎会在这时候出现在这儿若儿,跟我走吧,我们像以前一样过日子,好不好你不是说想过闲云野鹤种田养花的日子吗咱们离开这儿,你说好不好

????实在是很令人心动的提议,可惜明若早已不再想了:你不要胡说,我儿子还在这儿,休要坏我名节。而且我早已不想那样的生活了,在里也没什么不好的。她曾经做过无数次的梦,想要瓜田李下把酒桑麻,可惜时间久了,便明白了,那样的日子对她而言是一种奢侈,是她永远都无法得到的。那是个梦,也就只是个梦而已。没了那个梦,她还是得一样的活着。

????若儿

????你别再说了,还是快些走吧,否则我就要唤人了。明若冷下脸,牵着舜元就要走,可没走几步,便觉得全身一麻,说不尽的倦意袭来,整个人瞬间便倒了下去。舜元惊叫,连忙要伸手抱她,却被端木云抢先了一步。他咬着牙瞪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比自己厉害的男子,心里发了一遍一遍的誓,要好好勤练武艺,再也不教母妃被人欺负。可刚想叫嚣,嘴巴张开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眼皮子重的要命,只见到面前男子那微微的笑意,温暖无限,似是春风拂面。

????我是纯洁滴分割线

????明若睁开眼的时候,有些无法适应眼里所看到的。她扶着额头坐起身,才发现身上盖着的竟不是平日里的锦被,而是厚重的毛皮。这里不是皇,而是一处营帐她勐地瑟缩了下,昏睡前的记忆重新回到脑海,端木云是端木云小手握成拳,明若不知道他是怎么把自己带出的,现在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舜元呢端木云将她的舜元带到哪里去了

????她勐地跳下床,连衣服都顾不得整理就朝营帐口跑,哪知刚跑了没几步,迎面就和一个高大的身影撞到一起。明若哪里经得起这样的撞击,倒在地上好半天没有起来,只觉得眼前金星直冒,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那人站了起来,连忙就过来扶她。明若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是一个女人,一个十分高大和健美的女人,绑着数十条小辫子,身上穿的是带着花纹的厚重衣饰,看起来像是乌桓国人。明若深深地吸了口气,看到那女人见到自己醒来似乎很是兴奋,她甚至将手上的水盆放了下,握住自己的手不知道叽里呱啦在说些什么,明若听不懂,也不想去懂。她只想见端木云,只想问他:她的舜元到哪里去了

????那女人见明若面无表情,情急之下甚至开始手舞足蹈,明若这才看出她好像是在问自己肚子饿了没。摇了摇头,刚想说话,想起这女人听不懂,才作罢,只是坐回了床上,双手搭在膝上,浑身一阵一阵的冷。父皇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是怎样的雷霆之怒端木云又为何要把自己绑到这里来正胡思乱想间,营帐门帘被人掀开,端木云走了进来。明若立刻站起身:舜元呢你把舜元带到哪里去了这又是哪儿

????端木云她的头,示意先前那个女人下去,然后按着明若的肩膀示意她不要激动:舜元在隔壁的营长午睡呢,你身子弱,舜元早就醒来了,偏你睡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她居然睡了三天三夜明若挥开端木云的手:我要见舜元。

????会让你见的。来,先换上衣服。端木云轻笑,明若才注意到他手上托着一身细的衣裳,依旧是乌桓的服饰。她摇头:我不换。

????端木云笑意更深:那就还是由我给你换言下之意也不是第一次了。

????明若勐地揪紧自己衣襟,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穿的都是乌桓衣着:你、你脱了我的衣服一种异样地被羞辱的感觉席卷了她,她握紧拳头,小嘴抿得紧紧的。

????又不是没做过夫妻之事,若儿还害羞作甚将手上的衣服放下,端木云手指一勾,便将她衣襟挑开,笑容都带着蛊惑:快,换上衣服,我带你去见舜元。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