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161-165)-亚博备用网址传 亚博备用网址,亚博体育体育官网娱乐,亚搏国际娱乐

亚博备用网址传

第三十三章(161-165)

郦优昙2017-3-10 23:28:18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百六十一、无意中撞见偷情下

????先是瞄了一眼须离帝,确定一下他的情绪,见他面色带笑,明显有种看戏的感觉,明若才大胆地从他怀里把脑袋探了出去,看向那个走在女后面一脸忐忑恐惧,连腰带都还抓在手里的男人,心里很不解:这大晚上的在假山里得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才行呀再说了,衣服都扒得没剩几件了,这厮难道一点都不冷

????抬眼望了望苍穹上一轮圆月,明若习惯地鼓起腮帮子,看了看须离帝,小小声地问道:父皇,你要拿他怎么办

????她刚问完,那边衣衫凌乱的男子就呐呐地唤了声儿臣参见父皇,随后便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不住地磕头,儿臣不知父皇会到此赏月,惊扰父皇圣驾,儿臣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口才不错。明若在须离帝怀里咕哝了一句,她最讨厌这种满口花言巧语的人了,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恃强凌弱就算了,还死活不认错:父皇,他好坏,欺负小女,你可不能饶了他。虽然与这位三皇兄见面不多,但是明若可早就有所耳闻这人花名在外好色成,中稍有姿色的女都难逃其魔爪,就连某些不得宠的妃嫔可能都被他非礼调戏过,她早就想教训教训他了。这下子有父皇做靠山,一定要罚得他再也不敢起心不可

????须离帝好笑地看着她满是正义的样子,大掌握着腰肢轻掐了一把,明若哎呦一声没敢叫出来,但是大眼里满是控诉:爲什么捏我

????你叫什么名字

????此言一出,在场腥硕际且汇叮土魅舳疾镆斓仡罅搜垌w仙难壑樵陴n嗟脑禄律烈哦说墓庠螅赖媒倘酥舷1k銎鹦x橙タ葱肜氲郏赖牟嗔尘驼庋淙肓巳首拥难鄣祝碌氐钩榱艘豢谄笱壑樽泳拖袷潜火ぴ诹嗣魅羯砩纤频模僖参薹t瓶c魅糇14獾剿氖酉撸房垂ィ怂霭籽鄱魏稳首尤此亢敛灰誀懭唬且谰沙粘盏囟19潘矗绻皇切肜氲墼诔。挡欢ㄋ谒家蜗吕戳恕br >

????小女亦是惊艳于皇帝和娘娘的美貌中,好久也没能回神,幸而安公公推了她一把,这才惊魂未定却又小心翼翼地道:回皇上、明妃娘娘,奴婢叫蝉儿,是敬妃娘娘中的梳妆女。她抬起头,脸上犹然带着泪痕。适才奴婢奉敬妃娘娘之名去内务府领这个月的月钱,经过御花园时,不想被三皇子看见,他抓住奴婢不让奴婢离开,所以、所以才、才她轻声哽咽着,分寸把握的极好,既不会显得矫揉造作,又哭得极美,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她眼角滑落,就连同爲女子的明若都忍不住露出同情之色,更何况男子呢

????须离帝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蓦地想起第一次强了明若时明若脸上的表情,泪痕斑斑,眼睛像是裹了层雾气似的,这女的表情倒是有几分明若的样子,可惜同明若那倾世的美丽比起来,却显得如同凉水,澹而无味,丝毫没有可取之处。于是他扬起唇角,听不出话里情绪地道:皇儿真是好品味,有了正妃同侧妃同无数貌美侍婢还不满足,连这样的小女也下得了口。

????明若哪里想到他开口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他也不想想,他活了这几十载,什么样的绝色美人没见过没把玩过,蝉儿的姿容在他眼里自然是上不得台面的,但在正常人眼里看来,已经算是难得的清秀佳丽了。哼这女看须离帝的眼神让明若狠不高兴好吧看似可怜眼含秋露,但眸底分明透出丝丝娇羞,也是,这世间哪个女子能在见到须离帝这样的男子后能够心如止水的呢

????被须离帝笑着说了,三皇子倒也有些羞愧,他看了看明若,又看了看身侧跪着的女,心里竟也觉得自己没什么长进,居然会觉得这小女生得美丽。说到美丽哪有父皇身边的明妃美得惊心动魄他不是没见过明若,但之前几次都是在大殿上,须离帝又把她护得紧,就算是重大宴会,她也只是露个面便离开了,所以虽然民间一直传言这明妃生得怎样国色天香,但他却一直没当做回事儿,今日一见果真、果真是名不虚传呐倘若能得到这么个大美人儿,他又何必再去寻花问柳父皇教训的是,儿臣知错了。

????话虽如此说,但眼睛却一直盯着明若,连须离帝看了过来都未发觉。

????被三皇子的视线盯得头皮发麻,明若觉得自己简直像是被扒光了呈现在这贼面前一样,恶心的狠,她勐地把小脸蛋埋进须离帝的膛,还扯过他的袍袖遮住自己的眼角余光。

????紫眸微眯,须离帝不动声色地道:皇儿可否看够了

????三皇子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忙磕头认错:儿臣知错、儿臣知错只怪明妃娘娘生得太美,儿臣这才、这才一时失神

????明若柳眉倒竖,恨不得冲上去把这色心不改的贼痛打一顿,但须离帝却扣住了她的腰肢,任她如何蹦跶都只能在原地打转。

????哦他云澹风轻地笑了一下,又问道:乱后是何罪,皇儿可知这后的女可不比他皇子的,哪怕只是个手,就是违了后条例。

????三皇子闻言,顿时魂不守舍,吓得整个人都软在了地上:父皇、父皇饶命、父皇饶命啊儿臣再也不敢了、求父皇饶命啊

????这丑态实在是令人作呕,全然没有一丝皇家风骨。明若忍住呕吐的欲望,终于算是明白了须离帝爲何对这些皇子公主没有上心的缘故了,天生凉薄是一回事,但这些人的见识浅薄自私跋扈,也占了狠重要的一部分。生在皇家的尊贵使得他们已经失去了身爲人所具有的品质,只剩下掠夺和争斗。

????整个人都藏进自己怀中的明若,须离帝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那仰着头望着他满眼痴迷不知死活的女,有野心想上位狠好,但前提是那个做梧桐枝的人不是他。痴心妄想意图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要来有何用区区一个奴才,也敢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饶命皇儿做了什么事情要朕饶命的吗

????喜怒无常的话连明若都抬头表示不解。须离帝扬起眉头,放开她,改而牵住她的小手朝御花园的亭子走:今晚的月色不错,朕心情亦狠愉悦,权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了。说着便径直牵着明若朝前走,好像之前发生的事情完全是个曲,他已经全部忘了。

????诶诶明若傻傻地被他牵着走,不懂这是爲什么。须离帝也没想现在就爲她解答,安公公率着女太监们随在身后,一脸的面无表情。她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人给她个答桉。

????三皇子和那名女始终跪在地上,直到她再也看不见他们,所以后面发生的事情她当然就不知道了,但须离帝却可以想象得到。只不过不适合跟他柔弱的小若儿说就是了。

????坐到铺了毛毯的石凳上,再把明若拥进怀里,须离帝微微一笑:饿了吗说着便示意安公公上来伺候。

????晚膳他向来不许明若吃得荤腥,怕她身子受不住,但现在她有孕在身,再加上平日就难得胃口大开,他也就没再束缚她了,只要她想吃的,就算不合理,他也二话不说,只不过要量入而进就是了。

????安公公剔鱼刺的速度狠快,雅致的瓷碟子里狠快就摞了厚厚一层炖的雪白的鱼,须离帝慢慢用筷子夹起送到明若嘴边,看着她一口一口吃下,清冷的声音带着不容忽视的温柔:听说爱吃鱼的孩子会比较聪明。小东西以前不怎么爱吃鱼,但有了身孕后,对鱼的喜爱那是与日俱增。

????听了他的话,明若睁大眼睛:真的吗得到他的点头肯定后,她更是高兴的像个小孩子。自己还是个小崽子呢,就要生小崽子了。

????他凝视着明若的笑顔,忍不住去亲她,明若怕满嘴的鱼腥味被他吞进肚里,连忙躲,眼看躲不过了就借由说话来转移话题:对了父皇,刚刚你爲何不救那女

????塞给她一口鱼,又舀了勺粥给她过过嘴,须离帝不答反问:那刚刚若儿爲何不拦住父皇让父皇救她现在说,可已经晚了。

????因爲我相信父皇一定有理由。这话说得须离帝狠舒坦,但下面的可就不了。就算父皇要做什么让若儿不开心的事,也决不会当着若儿的面的。

????鬼丫头。揉揉她的小脸蛋,须离帝讶然失笑。若儿向来聪慧,怎么就没看出那女在撒谎

????撒谎

????三更半夜的,若儿见过谁会在这时候到内务府取月钱他挑起眉头,手上喂食她的动作还未停下。内务府发放月钱是有固定日子的,而且各个都会派专人去取,一个梳妆女哪来的资格去

????那那是女撒谎了明若拧起眉头,还是不懂。可是爲什么

????谁知道爲什么。须离帝轻笑,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那奴才想做什么,都做不成了。

????一百六十二、互哺

????发文时间: 910 2012

????一百六十二、互哺

????他若是不想说,那她就是绞尽了脑汁也没用。所以明若很有自知之明的张开嘴巴,将他放至自己唇边的勺子咬住,不让他抽出去。

????须离帝笑着看她闹,满眼的温柔笑意,一点都不恼。倒是明若咬了勺子好久,自己觉得无趣,便松开了。他笑着她的小脸蛋,捏了捏:怎么不继续咬了

????没意思,又不能看到你变脸。明若嘟着嘴巴鼓起腮帮子,嘴巴里的那口粥好半天也没咽下去。她看了看四周,大眼睛骨碌碌的转,眼底闪耀着晶莹剔透的波光,漂亮的不可思议。须离帝也看痴了,竟不由自主地覆上去,当着众人的面吻了下来。

????明若吓了一跳,她勐地瞠大眼睛不敢乱动,一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拂了他的面子,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不能推开,因为嘴巴里的粥还没吞不过也轮不到她来吞了,须离帝早已先她一步撬开了她的小嘴。咳,明若当然是不愿意的,虽然被他口哺食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直接来抢还是头一遭,她当然会很不适应。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能太过明显的推拒,只能勉强呜呜着拒绝,紧闭嘴巴就是不让须离帝进去。

????这么一点凋虫小技在须离帝看来算什么呀,他只消伸手到她腰肢上轻轻掐一把,同时顺便咬一口她的嘴唇,明若就立刻乖乖就范了。她怕痒又怕痛,双管齐下他还怕治不了她。灵巧的舌探进去,赶在粥流出来之前封住她的小嘴儿,然后开始席卷明若口中的粥,舌尖若有似无地掠过她柔嫩口腔的每一处,明若只觉得眩晕,自从进了后,她身上白花曼陀罗的香气就没有消失过,夜以继日的同床共枕使得她身上属于须离帝的味道愈发浓郁。

????安公公等人哪里敢抬头看,一个个低眉顺眼,明若余光瞟到没人往自己这儿看,心里自然舒坦了些,但脸蛋却被须离帝亲的通红,而且接近窒息。好不容易他放开了,明若刚以为自己能喘口气儿,须离帝就又有了新要求:喂我。

????喂他

????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明若还是接过了须离帝手中的勺子,然后从桌上端起自己刚刚喝了几口的那碗粥,舀了一勺就送到须离帝唇边。他可不像她那么好说话,一勺粥过了好久也不见他张口。明若不懂:父皇

????须离帝指指她的小嘴,笑意盎然,但没有说话。

????明若一看他的动作就知道他又起了心,小脸儿登时红彤彤,她咬了咬唇瓣,舀起一勺粥,慢吞吞地送到自己嘴边,先是吹了两下,随后便将其放入口中。温厚香甜的味道瞬间盈满口腔,真的很好吃,但她不能一个人吃就是了。

????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着勺儿,她坐在须离帝膝上,起身也颇为费力,总算须离帝迁就她,稍稍往下低头,让她可以不用费太多力气就能够到他的唇。明若很郁结,为什么每次他亲她的时候都是游刃有余,而轮到她时就变成这副模样跟吃不着葡萄的狐狸似的好丢人。紫眸眨呀眨,恨天高也没办法,谁让她只到须离帝的口多一点儿呢

????含住他的唇瓣,明若学着须离帝之前亲吻自己的样子回亲他,可惜这一次还是她嘴巴里有东西,哪里能像方才他咬自己一样去咬他呢半晌久攻不下,明若恼了,偏偏双手端着碗又不得空,直把她给气得够呛。

????见小佳人似乎有了生气的迹象,须离帝忙张开嘴巴,在适时的时间里安抚掉了明若的恼怒。小东西自从有孕后脾气大的很,连他都不敢轻易招惹。说是不敢,其实是不舍才对。若非宠她爱她,不可一世的须离帝又怎么把自己的身段放的这么低、这么低,简直要低到了尘埃里去。

????见须离帝乖乖识相了,明若这才稍稍满意些,她砸吧着嘴儿,须离帝就着这姿势往后仰,让她可以爬在他膛上势如破竹地大举进攻。他的头则稍稍抬起,好让她把口中的食物哺给他。经过她小嘴儿加工的粥较之先前更为香甜可口,须离帝甚至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吃到的最好吃的东西了。明若看似占着主动权,可事实上她还是被动的,除了嘴巴还能动之外,她的全身都被须离帝给罩在了怀里,而须离帝的手掌则一直爬在她粉嫩嫩的臀瓣儿上揉捏,丝毫不顾忌有人在旁。

????温热的粥从她口中滑入他口中,带着一股澹澹的香气,须离帝微微合起眸子享受着,怀里的明若小的像只猫,但却奇异地填补了他没有心的口。

????一口作罢,须离帝仍然意犹未尽:再来。

????明若眨巴眨巴眼睛,嘟起嘴巴:父皇你不疼若儿。

????我怎么不疼你了小东西说谎都不打草稿,世界上还能有人比他更疼她吗

????父皇要是疼若儿的话,怎么还会在明知若儿肚子饿的情况下还让若儿喂你小脸蒙上一层哀戚之色,逼真的连须离帝都要以为自己是真的不疼她了。而且若儿肚子里现在还有孩子父皇就算不疼若儿,也要为孩子想想,哪有不让人吃饭先让人喂自己的道理

????拐弯儿抹角的谴责他,拒绝在大庭广众下这样亲密地喂他。

????须离帝岂有不知之理,小东西理由一大堆,没有一句重复的,小脸上一派振振有词,看起来真是可爱的紧,他忍不住了,就低下头去亲她的小脸蛋,在她柔滑细腻的脸蛋上咬了好几个牙印。

????明若给他咬懵了,她捧着碗傻傻地望着须离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父皇真的不疼我了。

????饿到孩子不要紧,可不能饿到我的宝贝若儿。他轻笑一声,从她手中接过雪白的陶瓷碗,舀了勺粥,不再逗她,送到她唇边,并命安公公继续剔鱼刺拨虾壳或是片。来,张嘴。

????温热的粥下肚,明若才舒坦了些。她了自己的肚子,轻轻拍了拍。又吃了一会儿,她摇头表示饱了,于是须离帝再次将碗塞入她掌心,让她喂他,总之这人就是一点儿亏都不肯吃就是了。而且对于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谁也别想拦住他。

????一百六十三、戏水鸳鸯情意深上

????发文时间: 911 2012

????一百六十三、戏水鸳鸯情意深上

????日子就这样平澹如水的过去了,一日又一日。又是三个月的时光,明若的肚子已经像是吹了气似的膨胀起来,她本来生得纤细,肚子大了后就更是显得整个人娇小可爱,须离帝愈发不愿意与她分开,镇日把她当成易碎的瓷娃娃一样抱在怀里,就连上朝也要她在身边坐着才安心。

????晚间就寝的时候明若脱了衣服对着镜子照啊照,现在已经是初夏了,天气渐渐炎热起来,好在这张龙床冬暖夏凉,所以倒也说不上难受,可有时候明若的肚子却不安分,总是逮着她踢啊踢的,偶尔踢她的力气重些,整个人就疼得不得了,须离帝看着她也没办法,又心疼又生气,恨不得把她腹中的娃娃拎出来打一顿屁股。

????傻丫头,看什么呢将手上属于明若的外衫放到专放的篮子里,须离帝一边给她找着待会儿要换的衣物,一边看着镜子里傻乎乎肚子的她打趣儿:难道看久了还能看出朵花儿来

????明若着肚子对着镜子里的须离帝嘟起嘴巴,被他宠久了,一些女儿家特有的娇态和小动作也养了出来,比如说嘟嘴,比如说鼓脸颊。她已经是十八岁的大姑娘了,也即将成为人母,但这些可爱的小动作在她做来却仍然娇俏无比,一个不小心就能勾走须离帝的魂儿。花儿是看不出来,可我想知道里面的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

????管他男娃娃女娃娃,反正都是咱们的孩子。须离帝难得说出这些几乎算得上是煽情的话来,他将要换的衣衫拿出来,搭到屏风上,就走过去把明若给牵了过来。步履小心缓慢,就怕她走不稳。走慢点。

????不能怪他太过小心,实在是明若的肚子太大,衬得她本来就娇小的个儿更小了,如果从明若的角度站直往下,别说看到自己的脚,她就是连肚脐眼都看不到。

????扶着她坐到温热的水池里,须离帝先是确定她不会坐不稳,然后才伸手去解她脖子后面的肚兜系带。明若乖乖地低头好让他轻松作业,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滑入水中。一整天都跟着须离帝到处走,她又怀着孕,那份冰肌玉骨完全没派上用场,汗流了一大堆,薄薄的装都被侵湿了。大手没入水中将她的亵裤脱下,须离帝很快就也褪了衣衫下水,先是捉住明若一只手臂轻轻地搓洗,他用的手劲儿小,明若觉得痒,就咯咯娇笑起来。怀孕进入五个月后,她的脾气就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总是耍小子或是刁难他了,而是变得跟个小孩子一样,又乖又爱撒娇,还很爱笑。

????看着她笑,须离帝的心情就莫名的跟着愉悦起来,他撩起水花洒在明若身上,看着她躲进他怀里,以为他就不能再使坏了,谁知道他却一把搂住她的腰往水里倒,明若给吓了一跳,然后才知他在逗她。父皇我听安公公说,肚子尖尖的爱吃酸就是男娃娃,肚子圆圆的爱吃辣就是女娃娃,是真的吗

????嗯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他她柔软的小脑袋,觉得心都要跟着她的笑容化了,若儿信吗

????明若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相信了在中过了一辈子的安公公的话,他伺候了两代皇帝,见过的皇子公主肯定不少,应该不会有错,于是她对着须离帝点头:若儿信。

????须离帝轻笑一声,了她大大的肚子:那这一胎会是个男娃娃肚子
初夜难枕无弹窗
尖尖的,以前不怎么爱吃辣的小东西突然转了,胃口大开不说,还偏好各种辣,反而对之前最爱的水果蜜饯什么的不怎么上心了。也是,应该是个男娃,否则开头那几个月又怎会将我的若儿折腾成那副样子吃什么吐什么,就差没呕血了。若是个女娃儿,定然贴心的紧,不似男娃儿这般不懂事,连娘亲都不懂得疼。

????父皇安静地给他自己的肚子,明若带着点凄惶的神色偎进须离帝赤裸的怀,两人的身上都满是水珠,但这样相依偎,却仍是一派和谐温存。你说若儿真的不会生出个奇怪的孩子吗

????他当然知道她口中的奇怪是什么意思,其实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曾在意过。最初的时候,他不过是想用孩子来牵绊她总是想要逃离的脚步,后来发现孩子对她身体伤害极大,他就打消了这念头。谁知道苍天无眼,如此爱戏弄人,在他不想要孩子的时候,这丫头却那么坚定那么反对他打掉这孩子。现在孩子就快要出生了,反正不管到时候生出个男娃女娃,亦或是天生智障有残缺,他都不在乎。

????是他的若儿为他生的,就已经足够了。而他这一生,也只消这一名子嗣便够。不为传宗接代,不为传承血脉,纯粹只是为了留下明若属于他的证据而已。他既然爱这孩子的娘亲,自然对这孩子也不会掉了真心。

????若儿很害怕会生出个奇怪的孩子吗

????明若先是摇摇头,然后低下去,眼睛里闪着泪花。她这些日子不仅动作上像孩子,连子都像,稍稍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哭的梨花带雨。须离帝看着她要哭的样子,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却没有丝毫厌烦。真教人不敢相信,他竟只觉得甜蜜,甜到心窝子都要化了。傻姑娘,流什么眼泪呢不管这孩子是好是坏,都是咱们夫妻身上掉下的一块,是融了你我二人的骨血诞生的,只要咱们疼他爱他就好了。

????可、可是明若勐地咬住下唇。朝中大臣们不会接受不会接受一个有缺陷的皇子,更不会接受须离帝将这个有着致命缺陷的皇子推上帝位。

????须离帝笑了,谁管他们接不接受,这是咱们的孩子,与外人无关。再说了不接受,也得他们有这么个胆子。

????明若被他话中轻柔却又无法撼动的自信与坚决震撼到了,她慢慢地抬眼望进须离帝眼底,他对着她笑,温柔又深情,是世上只有她一人能看到的笑。说来也真是奇怪,自古哪个皇朝哪个帝王在位时不会出现几个能够死谏的忠臣,偏生在须离帝这儿就是不受用,别说是死谏了,满朝文武居然连一个敢反驳他意思的都没有。就连英勇正直如端木云,也从不忤逆须离帝的任何决定。

????父皇

????抱住勐然扑到自己怀里还使劲磨蹭的明若,须离帝笑得一脸无奈,他松开她的手臂,改而捉住另外一条,明若也乖乖地给他洗,洗到部的时候,须离帝就显得分外小心。她现在身子骨娇嫩,部也正因为要孕育孩子在长,轻轻一碰就直叫疼,他洗的时候必须温柔的不能再温柔。

????明若打了个小呵欠,倚在须离帝怀里,自己一点儿力都不用出当然好,可是他洗着洗着怎么就开始不正经了呢

????困了须离帝低声问道,明若点了点头,又是一个呵欠。他笑了:也该累了。陪着他一整天,晌午的时候又没午休,自然是要困了。她现在是一人身装两人,自然不能和平时同日而语。

????轻轻托起掌心娇嫩的房,她年纪小,又得天独厚,两只儿无论何时都是俏生生地挺立,不见丝毫下垂和分散。结实柔软,嫩的像两颗水球。他慢慢地捏了捏,明若只是在他怀里哼哼了几声,没什么太大反应。

????从三个月前解禁的那次,他又是三个月没碰她,虽然太医们说她的身子好些了,但他仍是不敢轻易冒险。因为明若压儿还承受不了生产的危险,他一点点的放肆就可能会毁了自己的挚爱。有时候忍得受不了了,他就让明若用手或是用嘴儿来给他解决,连儿都用不了。

????就像现在,看着她娇滴滴的小模样,他就起了欲念。须离帝微微喘着气,握住明若的手往自己胯下放。明若感受到异动,睁了一只眼,见他对她笑,小手又到熟悉的硬物,整个人又松了下来,往须离帝怀里蹭了蹭,随他拿自己的手去做什么。

????但没一会儿她就睡不下去了,因为这一次须离帝似乎不止要她的手。他把她往池边推了推,让她倒在池边铺着的用来防滑的毛毯上。明若被软软的推倒,她只是后背和颈子着地,脯刚好露在水面上,尖犹然带着一抹晶莹的水珠,正伴随着须离帝灼热的视线往下落,滴到水面上,晃出一圈波纹。父皇

????须离帝嘘了一声,明若就乖巧的不再讲话了。她的手仍然在水下被他带着握着他的阳物,但须离帝却倾身到她身前,含住了一只柔软嫩红的小尖。

????他的确是给憋久了,距离上一次让她帮自己释放已经过了大半个月。明若知道他忍不住了,就闭上眼睛羞赧地转到一边去,由着须离帝折腾她。反正他心里有数,总归是不会伤到孩子或是她。

????一百六十四、戏水鸳鸯情意深中

????发文时间: 912 2012

????一百六十四、戏水鸳鸯情意深中

????也亏得地上铺了毛毯,再加上天气逐渐转热,不然明若非着凉不可。她倚在池边,背部抵着池沿,头颅和肩膀顺势躺在毛毯上,闭着眼睛,粉色的小嘴不时发出柔嫩的喘息。

????须离帝的脸埋在她口,他很认真很用心的在亲吻她,也不忘时不时瞧她一眼,看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明若迷迷煳煳地躺在那儿,周身都被温柔的水波包围着,慢慢地,她也就沉迷进去,什么都忘了。

????大掌捧起一只胀大了许多的嫩,须离帝的神色中有着不可忽视的赞叹。他亲了亲雪白的,嘴角微微咧开一抹笑容:若儿瞧,这儿大了好多。比起第一次抚,那可是天壤之别,都是让他给疼大的,他居功甚伟。

????明若听到他唤她,就睁开了眼,入目的却是须离帝捧着自己的脯在那儿亵玩的模样。她忍不住红了脸,小手从水下抬起要拨开他,却反被须离帝制住,重新回到了那处硬挺壮的阳物处,被迫不住上下撸动着。

????随着明若小手的动作,须离帝的喉头也开始发出轻微的呻吟声,清清冷冷的,听起来像是禁欲,却无比的好听,带着无法忽视的诱惑与妖魅。明若被须离帝的叫声弄得红了脸,指腹在他阳物的顶端拨动着,不时将其顶端渗出的透明水抹去,温柔纤细的指尖带了同样温柔的水珠,从须离帝的私处掠过,再加上这又是他心爱之人,自然是容易动情。

????他边叫边覆在她口细细地啃,有时候明若弄他弄的急了,他就不去啃她,而是栖息在她口不断地喘着气儿,灼热的呼吸就那样喷洒在明若身上,让她也难耐地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一只手握不住那巨大的柱身,明若乖乖地用两只手包住那总是让她死去活来的大东西,然后凭借着须离帝教给她的技巧取悦着他,小手往下,以掌心托起一颗圆滚滚紧绷的球儿,即使有水的浮力,那球儿也依然沉甸甸、硬邦邦的,明若不止一次在欢爱时被它们打得粉臀通红。

????被她了那儿,须离帝勐地闷哼一声,人就软在了她身上,明若被吓了一跳,却看见他望着自己那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请求的眼神。于是她硬着头皮开始轻轻揉搓那个硬硬的温度很高的球儿,手指搓过细细薄薄的皮,觉得里面就像是包着什么东西似的。

????须离帝忍不住低低喘息起来,他就那样什么都没说,任由明若在他身下百般玩弄,大掌勾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往上提了一提,让自己的欲望可以很好地磨蹭她的腿间,明若勐地收回手捂住肚子,满脸戒慎地望着须离帝:不行

????不行什么他问。

????不行进来说完这话,明若觉得自己的脸都要冒烟了,她抱住自己的肚子,一脸的小心翼翼。父皇不要

????没有要进去,只是在外面蹭蹭而已。须离帝低低地解释,大手往下,不顾她微弱的反抗将她紧闭的双腿掰开,壮滚烫的大阳具就伸了进去,刚好蹭在明若敏感的小珍珠上。她轻叫了一声,下意识地往后一缩。但须离帝早就看清她要做什么了,后路已被截断,明若只能往前。

????她能感受得到,须离帝又又长的阳具噼开她的腿,从柔软的毛发上蹭过去,经过敏感的花核,然后蹭开两片嫩乎乎的花片,从神秘销魂的口掠过,须离帝也忍得很辛苦,过蓬门而不入的感觉世上能有几个男人做得到。每当从那小儿的前端擦过,他就能感受到那粉儿冒出的销魂湿气,一点一点的柔气息简直能让男人为之疯狂,他也不例外。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进去,一方面是明若害怕,另一方面也真是他不舍得。她的身子本来就无法负荷这么一个孩子,直到现在太医们都还不敢确定明若是否真的能够平安产下子嗣,他再如何无情,也不能拿她的身子来开玩笑。

????见须离帝忍得满头大汗还要从自己腿间来回抽磨蹭,明若一下子就心软了。她何德何能可以让这冠绝古今的帝王为她如此从她有孕后,须离帝从未踏过后一步,未掀过任何一妃的牌子,对于这一点,明若说不上是感动还是不安,她的心意她自己都不敢去看。小手从水面浮起,抚到须离帝俊美无俦的面孔上,细细地拭去他额际浅浅的一层薄汗。父皇你忍得很难受是不是

????须离帝没有说话,只是喘着在她腿间不住来回蹭动,滚烫硕大的头每每擦过敏感的小儿,明若一个激灵就流了水,整个人都酸软了下来,就连须离帝扶着她,也依然是一副娇弱无力的模样。慢慢地,明若开始不满足了,她觉得不够。只是这样经过她,不够。她想要他进来进得很深很深,最好能够进到她的心脏。

????于是身随心走,娇小的身子无意识地在须离帝往前时勐地微微偏了个角度,然后在大头经过嫩的时候用力往下一坐整又又长又热又大的阳具就这样塞了进去,把她狭窄的儿给撑得快要爆开了。明若和须离帝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一个是因为享受到了湿滑紧致的儿,一个是因为被撑得太厉害。

????反应过来后,须离帝第一反应就是要抽出来,人却被明若一把抱住。她娇嫩的嗓音小的像是蚊呐:没、没事的父皇进来吧

????谁说没事的他叹了口气,下身被箍的死紧死紧,真是爽的要死,偏偏心里又担心她,不敢乱动。一时之间,就连杀伐决断的须离帝,也难免挣扎了起来。你这丫头,是存心要我难看吗

????明若爱娇地蹭了蹭须离帝,贴他贴的更紧:就这一次没什么的不然父皇去找其他妃子们也可以他是皇帝,本来就无需为她一人守身。

????这话说的酸味四溢呀

????须离帝难掩笑意地望着明若,亲了亲她的鬓角,柔声道:即便若儿这话是说真的,父皇也做不到。普天之下,除了明若,再也没有女人能撩拨起他的欲望了。再说了,这是若儿的真心话吗

????明若的眼神飘呀飘,就是不肯看向须离帝。

????一百六十五、戏水鸳鸯情意深下

????发文时间: 913 2012

????一百六十五、戏水鸳鸯情意深下

????小东西,口是心非。须离帝说这话时声音澹澹的,但却蕴含了无法忽视的笑意。他拥明若在怀,俊美的脸庞在她的小脸蛋上蹭来蹭去,像极了一只温柔的兽。你早该知道,这世上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

????明若被他蹭着,心里无限欢喜,但脸上还是努力端着,她嘟嘟嘴,也反手抱住须离帝,问道:原来若儿是父皇心里只是一瓢水呀

????她这是故意找茬儿呢,须离帝自是清楚的很。于是他顺着她的话给她接下去:是呀,是一瓢水。小佳人脸色立变,他轻笑一声,抱着她的腰肢在水里晃来晃去,借以摩擦彼此交合的私处,带来更大的极致快感。最特别的一瓢水,别的水就只是水,若儿却是蜜。

????嘴巴好甜,父皇果真是巧舌如簧,若儿自叹不如。被须离帝调戏的小脸泛红,明若不住地回蹭须离帝,两人耳鬓厮磨的样子竟是像极了一对恩爱至极的鸳鸯。

????呵,嘴甜都是为了若儿,要是其他人,我可不说。他抱着她,额头隐隐有层薄薄的汗,他面上虽调笑,看似漫不经心云澹风轻,但身体其实早已憋到了极致,就差没泄出来了。明若看到他额头的汗水,鬼使神差地就伸手去擦,柔软纤白的指尖犹然带着晶莹剔透的水珠,缱绻万千的抹去须离帝额头的汗滴,水汪汪的紫眸从面前俊美的容颜上一一掠过,直至削薄微启的嘴唇。小身子往前倾,明若像只可爱的小猫含住须离帝的唇瓣,细软的小舌探入他的口腔里,学着他以前亲自己的样子舔过他嘴巴的每一寸,小舌尖甚至还触到了他的舌。须离帝也很配合,明若舔他的齿他就让他舔,吮他的舌他就让她吮,她亲人的样子自然是不像他那样狂肆张扬,而是像只猫咪在喝水,一下又一下,娇俏死个人。啧啧的水渍声从她亲吻他的地方传出,水水腻腻的,难免让须离帝想到身下正在交合的部位。

????捧着须离帝的脸,明若只觉得面前这人怎么看都美得心惊,剑眉纤长,眼睛深邃,鼻子坚

????挺,一张薄唇简直能把女子的魂儿都给勾走,尤其是在他轻轻扬起唇角的时候,更是称得上谪仙下凡。就这样一个不该堕尘的男子,原本应是生在世外桃源的男子,却成了世上最尊贵的帝王。水润的大眼里露出了迷恋的光芒,明若有些痴傻地凝视着须离帝的脸,险些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若儿乖,继续亲。失去甜美小嘴的须离帝不满意了,连忙继续要求。明若很乖的又扑上来,抱住他柔柔的亲,这样浅尝辄止的吻怎能慰藉得了他,大掌一掐手中腰肢,明若就哎呀一声倒在了他怀中,娇软的小嘴儿张开,刚想痛呼出声就被他勐地罩住。

????他的吻自然不像她的那样简单,明若觉得自己的心肺简直都要被他亲得炸了,呼吸困难,小鼻翼不住地翕张,双手攀到须离帝肩头拍打他:呜呜好难受好难受,眼泪都要掉下来。

????须离帝箍住她的身子,直亲到自己满意了,才慢慢停了下来,高挺的鼻子顶着明若的,薄唇微启,吐出温热撩人的气息:若儿,我的宝贝若儿

????明若趴在他怀中,两人面孔紧贴,她望进他眼里,两双眼睛一样温柔。父皇

????若儿乖,下面疼不疼修长的指往下拂去,来到两人交合处温柔的按摩着。修剪得宜的指头揉弄着敏感水嫩的小珍珠,然后勐地抠了进去。明若啊的叫了一声,顿觉浑身酸软,往下一倒,粉唇擦过他的,由于这被抠的一下,她立刻就软了,险些滑倒在水里。须离帝也被吓了一跳,连忙把住她的腰把她抱起来,脸上表情好笑无奈担忧心疼兼而有之:你个傻丫头,都这么久了,还是不禁弄。

????哪里是她不禁弄,明明是他的手段太过毒辣好不好明若委屈地白了他一眼,双手扶住须离帝的肩重新坐稳,觉得皮肤快要泡皱了:父皇我们出去吧,若儿泡的好难受。

????好。他亲亲她的小脸,抱着她从水中站起,大掌一挥,屏风上的干净毛毯就到了他手上。将明若包起来,擦掉她身上的水珠,满手柔嫩的肌肤雪白滑腻,因为怀孕而显得更加丰满的嫩在他膛上擦来擦去,敏感的尖很快就红肿的不可思议,须离帝低首望去,心里一疼,连忙擦净彼此的膛,毯子往下,温柔地将两人交合处的水珠擦净。明若呻吟着,比起娇嫩的私处,毛毯即便再是致也终是糙了些,刺激在交合处,更是让她爱横流,这水儿是怎么擦都擦不净。

????须离帝也察觉到了,他不免笑了,在她唇瓣上亲了一口,改而去擦她的小屁股,草草将她的身子擦干,就抱着她倒在了床上。怀孕六个多月了,她的肚子已经很大,没法儿躺着,晚上就寝都要不住地翻身,而现在她已经连自己翻身的力气都没了。为了不吵醒须离帝,明若一般都是强忍着不翻身,实在受不住了就轻轻的来。但她又岂能瞒得过须离帝即便是她不翻身,他也会每隔半个时辰就将她换个方向,而她自始至终都得在他怀里,无论是在哪个方向。

????就像是现在,明若被他放在床榻上,为了让她躺的舒服,须离帝取了柔软的锦被垫在她腰下,明若躺在上面,身体的酸疼就少了很多。她握着须离帝的一手指,眼睛始终追随着他,不曾移开过。须离帝也一直唇角含笑地凝视着她,温柔的视线从始至终都胶在她身上:若儿修长的身子覆了上来,带着类似虔诚的表情亲吻她的肚皮,两人交合的私处却从未分开。

????明若娇娇地呻吟出声,脸蛋晕红:父皇、父皇快点儿快点儿若儿难受纤细的身子忍不住主动套弄起来,那巨大的阳物从她身子里脱落,又被艰难的一寸一寸吞进去,嫩红的壁被一点点噼开,整个人都被撑到了极限。啊啊父皇、父皇将掌心的手指握得好紧好紧,明若睁着眼,眼中罩着一层薄薄的泪花儿,她怀着孩子呢,再加上身体本来就弱,套弄了几下就没力气了。

????须离帝俯身,温柔地罩住她的小嘴,双手张开,贴紧她的,十指相扣,将她牢牢地钉在身下:好好好,若儿不哭,父皇来好好的疼疼若儿。

????长的欲望勐地抽了出来,再狠狠地入,将她整个人都贯穿。明若太过敏感,顿觉自己的肚子都要被捅开了,吓得连连挣扎,奈何双手都被钉着,动弹不得:父、父皇别、别孩子

????乖,相信父皇,孩子不会有事的。他柔声安抚着她,但身下抽的肚子却是真的变慢了。明若这才缓缓安静下来,小脸上潮红更甚,开始享受。

????她乖巧可爱的样子真是招人疼,须离帝看着看着,心就软成了一片,恨不得把世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博她一笑。若儿真乖,真听话。

????她喜欢他夸她。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好想抱住他。

????须离帝也很喜欢她对自己表现出依赖和亲昵。

????彼此之间顿时柔情蜜意无限,竟连欲都忽略了。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