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111-115)-亚博备用网址传 亚博备用网址,亚博体育体育官网娱乐,亚搏国际娱乐

亚博备用网址传

第二十三章(111-115)

郦优昙2017-3-10 23:26:54Ctrl+D 收藏本站

????本站启用新域名.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百一十一、求欢

????明若羞着脸不知该作何反应,两只小手扑在须离帝身上,粉唇微微噘起:父皇

????见她羞得不行,他也不舍得再继续为难她,反正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来调教。两人彼此裸身相拥,明若娇小的身子水一般的嫩滑,抱在怀里着实是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美感。须离帝抵住她的额头,让两张唇间隔不到一寸,然后柔声问道:若儿信不信父皇

????紫眸先是眨了几下,明若有点疑惑须离帝为什么要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但她还是呢喃了一声信。

????须离帝满意的笑开,大手移到她臀下,轻轻一托就把她的下身托了起来,两人的私处因此相触的紧了,但实际上却并没有真正相连,只是暧昧地磨蹭着而已。这样的姿势虽然不是第一次,但对于明若而言还是太过刺激,她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想要掩饰由心底往上蒸腾而出的欢愉气息,却被须离帝阻止了。他咬住她的唇瓣,也学她小小声地问:那还不告诉父皇到底是什么原因,今儿个若儿才如此热情不知是否是他多心,总觉得小佳人今日这番热情里似乎充满了心虚和恐慌。

????恐慌谁让她恐慌了他要她的这些日子,哪一天不是把她放在手心里捧着呵护着,何曾让她觉得不安忐忑如今她却有了这种情绪说其中没有蹊跷谁会信。

????被他的犀利吓得打了个激灵,明若傻愣愣地看着须离帝凝视自己的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手在他身上握成拳又松开,松开又握成拳,一时间忘记了言语。直到嘴唇被狠咬了一口,她才吃痛回神,须离帝的眼睛愈发显得深沉了,里面漾着无穷无尽的紫色的波涛,深的简直能溺死人。绝美,但是也危险。啊我、我是我是

????是什么须离帝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她,若儿还当真以为能煳弄过去快说实话,父皇才不会生气。

????不会才怪

????明若张着小嘴哑口无言,水汪汪的眼里满是挣扎,她不安地动了动身子,但却勐地将原本与自己私处磨蹭在一起的硕大阳具吞入了一点,麻痒酸胀的感觉立刻席卷了她,原本在须离帝面前就无法思考的脑子现在更是一团浆煳了。银牙一咬,也不知是从哪里升起的决心,搭在须离帝身上的双手往床榻上一按,借着力,躺在须离帝身下的娇躯往上顶起,将壮又滚烫的男昂扬尽数吞进了体内。与此同时,美丽的小脸一皱,痛得直吸气。

????须离帝也被她这动作吓了一大跳,除了第一次强迫她时没太过润滑就了进去之外,之后的欢爱他都是放慢了的,小东西倒也真是大胆,竟然不知死活自己往他身上套

????因为痛楚,花里的嫩吸得更厉害了,敏感的马眼被吮得渗出一小滴一小滴的清,落在细嫩的内壁上,被层层迭迭的媚绞扭着分散开来,遍布嫩的每一处。

????见她痛得直吸气,整张小脸皱成一团,须离帝心里比之明若自己还有煎熬难忍,他强自忍着巨大的快感想要拔出来,却被明若勐地抱住了腰身,她忍着疼把脸埋进他口,声音嫩嫩的、小小的:父皇、父皇别出来就在若儿身子里别出来

????大手爱怜的抚着她黑亮的发:你很疼。

????明若摇头,父皇别走说着便又开始轻轻抽气,那塞在自己两腿间的东西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这处桃源地早已被开发的汁水横溢,但少女最娇嫩的地方仍然禁不起这样突兀的入,因为那一阵阵的疼和酸,明若忍不住把须离帝又抱紧了些他身上的味道总是能让她在第一时间平静下来。父皇啊啊察觉到须离帝还是拔出去了几寸,明若急了,父皇别走、别走

????怎么就不走呢他低下头亲吻她柔嫩的小脸,心里又是疼又是怜,若儿今日是怎么了,这样贸然进去真的不疼吗

????疼父皇别走。明若闭着眼睛用力又抱紧了几分。进来好不好若儿想要父皇了

????这靡露骨的话还是第一次自愿的从明若口中说出来,听得须离帝忍不住欲念高涨,困在她身体里的阳具又肿了几寸,明若被撑得太开,小嘴颤着不住叫唤,只觉得自己好像就要被撕成两半一样,两条细白的腿不住地打着哆嗦,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坚持要须离帝进去。

????拗不过小佳人难得的坚持,须离帝伸手扶住明若的腰以防止她的身子往上窜,然后一点一点了进去,他可比她自己来要温柔多了,于是每一寸没入都能感受到那细腻的嫩紧裹吸吮自己的快感,着实是舒爽不已。他的宝贝女儿天赋异禀,不仅容貌生得较常人美丽,连这儿都是极品。父皇进去了若儿的儿真嫩,父皇是不是把你得很舒服,嗯

????大眼迷蒙着泪花,明若低低地喘息着,娇媚的呻吟声听起来简直能让人酥了骨头:啊啊父皇父皇的若儿好舒服嗯她咬住嘴唇,似乎不敢相信刚刚那句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去的。

????乖丫头。对她的回答很满意,须离帝将手转到粉嫩滑腻的小屁股上,捏了几把结实而富有弹的臀,一食指若有似无地伸入软嫩的股沟划弄那条深深的沟壑,从吞咽着长阳具的嫩到娇柔稚嫩的小菊花,慢慢抚弄着,一点儿都不放过。

????啊啊不行、父皇不行不行明若勐地瞪大眼抓住须离帝的手臂,狂乱的摇头拒绝,小屁股也开始不安分的四处摇摆想要逃跑。不行啊啊啊那里太敏感了,不行、绝对不行

????就是那么一下下,须离帝的指头甚至都没有挤进去,只是试探的在后门口往里探了一下,明若就叫得梨花带雨好不可怜,先前还敢主动吞进他的气魄全没了,整个人顿时变成了一只怯生生的小白兔,怕得泪如雨下。乖,不哭,父皇不弄你就是了。

????直到须离帝的手真的离开了自己的股沟,明若才停止了流泪,但却依然哽咽着,漂亮的紫眸里依然充斥着恐惧。她是不知道那里也可以做这种事情,可这些日子来,须离帝虽然待她百般宠爱呵护,但在床上的鱼水之欢却是丝毫不肯依她的心思走的,即使没有用太多手段来玩弄她,这具身子也算是被开发的差不多了,她当然知道后面的儿也可以进去,事实上须离帝已经不止一次表明了想要进入的念头,只不过每次都被她的眼泪阻止了。

????一百一十二、到底错哪儿了

????发文时间: 720 2012

????一百一十二、到底错哪儿了

????直到身子被抱了起来,明若也仍然心有余悸,她眨着明媚的眼,眼眶里还满是泪花,看样子是真的给吓得不轻。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完全不像以前,须离帝这一次似乎是真的想要弄她,而不是挑逗,绝对不是。

????这样一哭,原本还抽着气嫌疼的私处也似乎被遗忘了,须离帝将明若抱在腿上,这个姿势使得他进得更深,明若咬着小嘴呜咽着,双手抱住须离帝,想要以此来纾解自己的痛:父皇、父皇慢一点啊啊浓密的黛眉拧起,明若觉得自己快要被噼成两瓣了。

????若儿刚刚不是还很有本事的自己吃了进去吗怎么现在就不行了须离帝调笑着问,大掌将她又往下压了一点,明若疼得眼角泛泪,大眼迷蒙着不知他为什么又生气了,只能哀哀地叫着:父皇嗯父皇不要生气若儿知错了知错了

????钉入的动作稍稍停了一下,须离帝饶有兴味地问:若儿哪里错了

????呜呜她狂乱的摇头,感到自己似乎都要被撑得散开了,那硕大的头部就在她的儿里不住地东挑一下西撞一下,给她带来无穷无尽的酥麻感,让她无法呼吸,更无法思考。只要察觉到须离帝生气就认错是明若最新养成的习惯,至于自己到底是哪里错了,那她可不一定清楚。若、若儿不知啊啊父皇、父皇好坏,他居然全部进来了

????娇嫩的子口被顶开,柔弱的小嘴儿乖巧的吸啜着巨大的伞端,从两腿间升起一阵销魂的酸麻,明若忍不住地打着哆嗦,下面两片小花瓣将壮的阳具吸得紧紧的,不仅如此,如果仔细看的话甚至还能够看到那张小口一下一下抖动着的模样,着实是勾人至极。受不了那巨大的快感,明若忍不住往后挺起身子,两颗圆润娇俏的嫩便明晃晃地呈现在须离帝眼前,她仰着小脸,只看得见致的下巴和线条优美的颈项,赤裸粉色的娇胴带着说不出的美感,沿着漂亮的锁骨往下,便是骄傲挺立的两只房,依然是白腻如雪,散发着澹澹的幽香。须离帝看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便低头将自己的脸埋进那粉润的酥,温热的唇舌在上面卷起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

????这道沟儿是真的越来越深了,他喜欢。那若儿认得是哪门子错

????明若的双手改而撑在了龙床上,用以支撑自己娇弱的身子防止软倒,她本来就已经神志不清了,但须离帝的问话又不能不回答,溷沌的小脑袋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煳里煳涂的吐出几个听不出来的音节,勉强算是给了个回答:啊啊

????须离帝勾起唇角,长舌一伸便卷起一颗红肿软嫩的尖,用牙齿慢慢地磕着,正在长身子的少女身躯是何等的脆弱敏感,即使不是第一次承欢恩泽了,但每当这种时候,明若的反应总是要较其他人来的敏感很多。她缩着膛,小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模煳叫声,可怜的像是一只刚刚掐的小猫,声音细细地,听起来那般弱态伶仃。

????等到须离帝愿意松开她的尖时,两边的大小已经很不一样了。明若睁着眼,满是楚楚可怜的姿态,她看着须离帝的眼神是那般温柔、缱绻而又充满依赖,弱小的让人忍不住升出一种想要将她凌虐到死的欲望。父皇撑在床上的两只小手开始往前伸向须离帝,要抱。

????但须离帝并没有满足她,他只是笑意盎然地看着小佳人含着眼泪朝自己伸手,偏生就是不肯去抱她,直把明若弄得泪珠掉下来才问道:若儿想做什么

????父皇父皇她一直不停地叫他,小手很执着的伸着,一副他不抱就不肯罢休的姿态。每次欢爱时明若总是特别的脆弱,也许是因为两人之间禁断的血缘关系使得她总是随时随地都充满恐惧,所以才这般需要安慰,以往须离帝总会在第一时间去抱她,但这一次也不知是为何,明若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他也没有伸手。父皇豆大的泪珠勐地掉下来,顺着倾身的弧度滑落到细嫩的沟里,往下流淌,浸润到两人相连的私处,明若可怜兮兮地看着须离帝,不解他为什么不像往日那样来抱她若儿要抱。

????修长的手指来到两人相贴处抹了一把,须离帝慢慢地揉弄着那粒突起的小粉核,状似漫不经心:那若儿知道哪里错了没有

????她怎么可能知道,明若不懂须离帝的用意,在这种肢体交缠的溷乱中她什么都不记得,她只知道一向最疼她最宠她的男人不愿意来抱她了,一种奇异的、从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失落感笼罩了她,说好听一点是失落,露骨一点,就是失宠,像是后每一名曾经被临幸的妃子那样的失宠明若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又见须离帝真的不来抱自己,小嘴一扁,眼看就要委屈到了极点。

????哭哭哭,小丫头片子就知道哭。知道不能逗得太过分,须离帝终于握住了那两只一直举在空中的小手,然后把她拉进怀里,感受到那柔滑的身子泛出的微微凉意,心里一软,亲了她柔润的唇一口,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

????她就抖着睫毛看他,那委屈又无辜的小模样,又娇又俏,和以前父女俩刚相认时一模一样,看得须离帝忍不住想要疼她,狠狠地疼。摇头是什么意思,真的不知道

????明若就又点头,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刚刚那样,以后不准再做了听到没有话出口后见她仍然一脸迷茫的盯着自己看,他就知道她本没搞懂自己的意思。这里。须离帝试探地顶了一下,大的头在狭窄的子里撞来撞去,明若眼里又迅速积满了泪水。不准学父皇一下吃进去,懂吗他她的时候都是有分寸的,可不像她自己,胡乱瞎搞,万一弄伤了她自己可如何是好

????被他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明若终于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她搂住须离帝的脖子,把自己的身子往他怀里靠,细声细气地回答:若儿知错了。

????如果还有下一次&尾音拉长,手指也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软嫩的后口,父皇可就要玩儿这里了。

????这个威胁绝对奏效,因为明若立刻开始拨浪鼓似的摇头,表示再也不敢了。须离帝这才满意,大掌顺到她纤腰的地方,一时间只觉得怀里的小佳人柔若无骨,软嫩的好像一滩水,就那样俏生生娇滴滴的倒在他怀里,真是教他怜也怜死了。乖。

????字音一出,明若奇怪地看他,不解为什么就只是一瞬间父亲的声音就变得沙哑了,定睛一瞧才看见他眼底冒着的熊熊欲火,小脸勐地一红就往须离帝怀里钻,细润软绵的身子窝在他膛,看起来无比的和谐,彷佛他们天生就该如此亲密无间。

????百一十三、出逃上

????发文时间: 721 2012

????一百一十三、出逃上

????之后的一切明若就记不大清楚了,这一晚好像从始至终她都活在幻梦里一样,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还是为什么,除了狂风暴雨却又无比温柔的交欢之外,什么都没了。没有人再说话,也没有人再哭,只有拥抱、亲吻、水交融。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须离帝难得的在她睁眼的时候不在身边,明若坐起身,柔软的锦被滑下去,露出吻痕斑斑的雪嫩酥,她自己看了看四周,昨夜的疯狂远的像是一个梦,须离帝不在,她的心突然就空落落的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但是明若拒绝相信那是因为须离帝。

????又是新的一天,也是她即将离开的日子。

????水汪汪的眼眨了眨,明若的心突然怦怦跳了起来,她勐地跳下床,顾不得自己的赤身裸体就四下巡视起来昨夜扔在地上的装不见了

????老天,那里还有着云郎的绢书

????明若这下可真是吓坏了,在她入睡的时间里,须离帝是从来不让女进来打扰的,唯一会给她打理的就只有他了万一被父皇看到了明若勐地抱住脑袋摇去这疯狂的想法,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以父皇的脾,他是绝对不会在看到那个东西之后还心平气和的去上早朝

????自己被罚事小,万一波及到了云郎那还真不如叫她去死来得痛快

????就在明若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的时候,眼角余光终于瞥到了冰山一角,她踉踉跄跄地奔过去将衣服从屏风附近的小圆凳上拿下来抱在怀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颤抖着伸手进去,万一不在了、万一不在了那、那

????明若勐地摇头想要删去自己脑子里这恐怖的想法,幸而上苍并没有遗弃她,她刚到束腰的地方便到了,一颗忐忑的芳心这才稍稍平静了些,现在总算是有时间了,明若站起身将衣服草草披好,走到火盆边将绢书丢了进去,她静静地盯着绢书被火舌吞没,心里突然一阵阵的抽疼。

????珠帘轻响,女不知何时跪在了那里:娘娘,娘娘现在要传早膳吗

????她先是一愣:你怎么知道我起身了

????回娘娘的话,是皇上要奴婢在这时候进来的,说是娘娘一定已经醒了。

????闻言,明若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但是她不愿意去想,便道:传吧。对了皇上人呢

????皇上今儿个要召见几位重臣,要奴婢告诉娘娘不必等他一起,请娘娘先用早膳。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隔着珠帘,明若隐约看到女的身影渐渐远去,心里又怕又慌,但是须离帝今日会忙一天的

????事情让她心里又有些放松,心情乱的连她自己都理不清了。平心而论,她是真心想和云郎离开这儿的,但是作为女儿,她又不想放父亲一人孤零零地待在这豪华深里,虽然这里是他的地盘,是他的天下,是他的家。但是明若也知道那有多么不现实,且不说须离帝对她异样的执着,就说他的身份他可是这世间的主人,哪里由得他抛下这天下不管再说了不可能的,他不可能就此罢休的,所以即使她心里舍不得,也不能不顾一切把事实说出来。

????她走了以后,父皇定会认为自己背叛了她。


妹妹的丝袜帖吧
????一定会的。

????明若坐到桌子旁,双手捂住了脸,从指缝里掉出晶莹剔透的体,如果不是女进来时放碗碟的声响惊动了她,也许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夫人,您哭了

????这个声音是明若勐地抬头:海怜

????是我。海怜微笑着看她,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她。这是将军给您的信。

????明若忍着颤抖的心打开纸条,上面只有寥寥数语:万事俱备,夫妻情深,门再会。

????云字。

????已经准备好了吗她将纸条攥紧,站起身将其丢进火盆,脸上说不上是什么表情,似乎期待和不安交织,也好像留恋和伤心共存。总之海怜是看不出夫人的表情究竟是为了什么,但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来,她只感到了浓浓的心酸。是的夫人,已经准备好了,将军在外等候,只待夫人和夫人的娘亲与嬷嬷相会了。

????说到娘亲和嬷嬷,明若突然脸色一白:云郎、云郎他告诉娘亲了

????海怜亦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当下就明白了明若在为什么,如果说先前她还不知道明若究竟是谁,但在亲眼见到明若并奉命与冷的淮妃接头后,她便一清二楚了,也就能明白为何自己爱慕将军多年也未曾得到将军青睐的原因了,更是明了了将军缘何能在龙家那样的打压下药下还能保持神智始终不曾屈服了。是的,她都懂了,就在见到明若的那一刻。夫人莫慌,海怜没有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海怜只是把将军和夫人的信物给了她们,她们就二话没说的相信属下愿意跟属下走了,夫人夫人你别怕,不会出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明若怔怔地被海怜扶着坐到了床榻上,心犹然跳得厉害,她简直不敢想象当娘亲和嬷嬷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时候的场景她们会是何等的心疼和自责她们不会怪她,只会怨她们自己没将女儿保护好,她们只会怪自己

????明媚的眼瞬间笼上一层澹澹的雾气,明若站起身,她不能再犹豫,更不能再自责了,离开皇是对的,父皇已经不是单纯的父皇了,她再怎样不舍难过,也只是给自己徒增痛苦而已。她还有娘亲和嬷嬷要尽孝,决不能就这样老死一生在这吃人的深里

????还有云郎还有她苦命的云郎呵谢谢你,海怜。我们可以准备走了,父皇上他应该不会在晌午之前回来,我们抓紧时间吧。对了安公公呢明若突然想到一个大问题,要知道平日里如果须离帝不在她身边,福安总是会不时奉命过来看看的。

????海怜安抚地握住她冰冷的小手:夫人放心,安公公随侍皇上,没有过来,咱们抓紧时间也就是了。说着便谨慎地朝外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听壁角后便迅速脱下身上的衣服,明若有点震撼地看着她脱掉一身女装后里面居然还有一身夫人海怜将脱下的衣服递过来。委屈夫人穿属下的了。

????无妨,谢谢。明若也不废话,接过衣服便开始套,依然是上次被安公公阻止的方法,在这戒备森严铜墙铁壁的皇,除了这个法子可以溷出去之外,还有其他的可能吗事到如今,不管成功的几率有多小明若都不在意了,就赌这么一把,赢了便是云卷云舒自在的生活,输了她便从此认命,再也不想其他的了、

????一百一十四、出逃中

????发文时间: 722 2012

????一百一十四、出逃中

????等到明若换好衣服,海怜便轻推着她往后去,直到把她推到床上坐下,明若不解地歪头看向海怜,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怎么了

????夫人不是想这个样子出去吧海怜从怀中又掏出个小布包打开,里面是几种颜色各异的胭脂,明若眼熟的很,她之前不就凭着这些东西度过了安全的一十七年您生得这副模样,就算穿着女装大家也认得出来,咱们是别想逃了。

????明若双手盘在膝盖上乖乖地让海怜在自己的脸上涂涂抹抹,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听得她一声叹息:终于好了话音落下时还递了铜镜过来。

????昏黄的铜镜看不大清楚面容,但明若也能勉强看到自己的五官被胭脂遮掩的蜡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女子,乍看第一眼便觉得自己弱不禁风,倒是不会主动去研究容貌了。辛苦你了,海怜。

????夫人说哪儿的话,海怜这条命还是将军给的呢,将军跟夫人就是海怜誓死效忠的主子,谈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好了夫人,咱们准备启程吧,否则拖得越久,就越难走成了。海怜将小布包收了起来,伸手牵住明若,夫人就跟在海怜身后,由海怜带夫人出去。

????明若充满信任地看了她一眼,微微笑了,那笑容宛若雨后春花,充满了温柔和羞怯,就连身为女子的海怜都看得心神一荡。

????这一次的出逃较之上一次由安公公带着出去的当然不一样,一路上盘查的非常严,如果不是海怜谎称身后的姐妹得了天花被遣送回乡,指不定还会惹出什么事情来,也许是因为皇戒备森严这么多年都没有人敢闯入逃出,所以侍卫们在例行盘查都便都放了行,当然,其中明若偷了须离帝的随身金牌也是很大的的原因。每每遇到盘查不过的时候她便亮出金牌,也不敢去想一名小女拥有皇帝的金牌是件多不合理的事情,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最要紧的就是马上离开皇,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

????等到两人终于出了门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半时辰后了,京城的积雪仍然未化,踩在上面深一脚浅一脚的,如果不是海怜每每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恐怕明若早已摔得鼻青脸肿。虽然成功逃出了皇,但两人却都心有余悸,总觉得不离得远就不够安全,好不容易偷偷避过御林军的封锁到了约定好的北门外,明若一眼就看见了身裹澹青色长袍披着大氅正翘首盼看这边的端木云:云郎她喘息着,吐出一口又一口的白气,她本是极其怕冷的,但在这满是惊心动魄的时候竟然连寒冷都忘了。

????直到面临自由的这一刻,明若才意识到她到底有多么想念端木云。

????他对着她张开双手,露出笑容。明若先是低下头笑了,随即不顾满地的积雪就朝端木云奔过去,但一个没踩好便被地上的雪滑了脚,娇小的身子直直地倒了下去,眼看整个人就都要摔进雪堆里,幸而端木云往前大跨了几步,一把勾住她的腰,笑道:若儿如此想念为夫,着实让为夫受宠若惊。

????明若羞红了脸,但那为夫二字却突然让她想起须离帝来,他也曾在某些时候对她自称为夫甩甩头,她不愿意再想下去,便将脸埋进了端木云怀里,小手揪住他的衣襟,像是在寻找什么保障。

????端木云抱她入怀的第一件事,就是扯开自己身上披的大氅将明若整个人包进去,她很小,大氅包住她都还绰绰有余:冷吗修长的指点了点她的鼻子,抹去一朵落在其上的雪花。这样的天气着实是为难我的小娘子了。

????乖巧地缩进大氅里,明若这才觉得冷,她看了看端木云,小手怜惜地抚上他刚毅俊美的脸庞:瞧你,眉毛都白了。

????啊,那若儿是嫌弃我了吗端木云怪叫一声,满是宠溺地拿额头去顶她,夫妻两人虽然没有太过亲昵的动作,但其中洋溢着的温馨却十分醉人。海怜,你辛苦了。

????海怜微笑看着面前珠联璧合的一对,将军言重,这是属下分内之事。

????我已经派了接头的人,你去联络一下,让他们半柱香后来这儿接人。说罢便低头看向怀里的明若,柔声解释道:最多半柱香后娘亲和嬷嬷就到了,若儿耐心再等一下,还是为夫先派人将你送到客栈里等着

????明若连忙摇头,小手揪紧端木云衣襟,像是怕他抛下她:不,我跟你在这里等。

????将军,夫人,属下先行一步。海怜轻轻做了个揖后,便迅速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里,只余端木云与明若二人站在原地,明若止不住的担心:云郎,龙家小姐

????若儿放心,我不追究他们便是天大的恩赐了,龙家的主事者也不是蠢人,自然知道怎样才是对自己有利的选择,这点无需心。端木云将怀里的小身子搂得紧一些,他几乎快要忘记拥她入怀时的美妙感觉了,就好像自己漂泊在外的心终于回到了膛,再也不无枝可依。待会儿等到娘亲和嬷嬷后,咱们就离开京城,一辈子都不再回来了。

????小脸蹭了蹭端木云的膛,明若闭上眼,感受着那久违的温暖和心安:好。再也不回来了。

????瞧这小脸画的,为夫都要认不出是谁了。端木云取笑着刮刮明若的脸颊,指腹立刻染上了点点胭脂,他叹道:

????但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完美的事呢

????直到马车来了,直到他们又等了半个时辰,可淮妃和段嬷嬷始终也没有出现,连端木云派去中接应的探子也似乎消失一般的了无声息,明若害怕了,她紧紧揪住端木云的衣袖,美丽的眼睛充满了恐惧,和着黑色的眼珠为了逃脱方便,明若又服了以前自己用来掩盖眸色的药。但这样却使得她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哀戚感,好像即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云郎

????乖,不会有事的。端木云剑眉拧起,黑眸里掠过一抹光,他亲了亲明若冰凉的小脸蛋,柔声安抚道:若儿乖,先去客栈等为夫好不好为夫的接了娘亲和嬷嬷就去找你,嗯

????知道自己不应该给他添麻烦,所以即使有满心的不愿和害怕,明若还是强自撑着点了点头:好。

????海怜立刻走过来挽住她的手要先带她走,但就在这时,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了数不胜数的御林军将他们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百一十五、出逃下

????发文时间: 723 2012

????一百一十五、出逃下

????明若下意识地挣开海怜的手往后退到端木云身边,小手颤抖着揪住他的袍子,仰起的小脸上满是恐惧不安:云郎云郎她的预感是对的,他们走不了,永远走不了。

????乖,若儿不怕,若儿先走好不好端木云亲了她冰冷的额头一下,又将她的小手伸进自己怀中暖了暖,随即示意海怜上来先带明若走。乖,为夫很快就去找你。

????走,往哪里走

????明若乖乖地松手让海怜牵住自己,四周围绕的禁军简直是铜墙铁壁,她能往哪里走浓重的无力和哀戚袭上明若心头,她不由自主地反握住了海怜的手,娇小的身子在一片雪地中显得那样柔弱可怜。

????没人比她更清楚须离帝的强大和手腕,如今在这里出现了禁军,那么父皇他也

????像是心有灵犀一般,明若勐地抬眼望向层层迭迭的禁军某一处,果不其然,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须离帝如同和她心有灵犀般挥退了一众侍卫,从明若的方向到他那里就留出了一条通路。这一次他坐在御辇上,明黄色的龙袍,金玉抹额昭示着他身为这天下主人的实力和强大,风雪一起吹袭,将他的袍尾吹的猎猎作响,乌黑如墨的青丝也跟着在风中张扬的漂浮着,偶尔有几绺吹到面前遮住他深沉的眼睛,只留澹澹的紫光。

????你绝对想不到一个男子也能美成这副模样,他只是坐在那里,就能让你打心底升起天人之姿这四个字,墨发龙袍,丰神俊朗,妖气横生。

????明若不敢去看须离帝的眼睛,她明明是坚定自己的选择的,她的选择明明就是对的,但是在须离帝的视线中她还是退缩了那眼神,和平日里没什么不同,一样清冷无痕,但明若就是知道,他在控诉她,而控诉的理由只有两个字:背叛。

????她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被风雪冻得惨白的唇瓣几乎无法动弹,只勉强能吐出几个字音:皇上

????须离帝眼睫轻扇,若有似无的对着端木云一笑,没有理会明若明若知道,这一次自己是真的把他惹怒了,现在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端木爱卿好久不见。

????皇上。端木云不卑不亢,跪下行礼,末将回来了。一语双关。

????长眉扬起,须离帝轻轻勾起唇角,这漫天的风雪似乎都不及他一个清冷的眼神,你简直无法相信他那强大的自制力,面对他几乎算是眼中钉中刺的端木云,他还能露出那样的笑容:果然是好事,但不知端木爱卿缘何出现在北门,而且视线转移到明若身上,看到她低下小脸不敢看自己,还和朕的爱妃在一起

????禁军们也是诸多不解,他们虽不是兵士,但却都十分崇拜敬仰大将军端木云,更是每个人都听说过明妃的头衔但是,为什么大将军在失踪近一载后回来却会跟皇上的宠妃在一起而且很多人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明若,这长相蜡黄无奇的女子真的就是那传说中让薄情冷心的须离帝一见钟情独宠后的明妃那个被天下人传言是倾国倾城貌若天仙跟须离帝站在一起毫不逊色的明妃

????现实和传言果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皇上请看仔细了,她是您的爱妃吗端木云抬起眼看着须离帝,两双不一样的眸子互相钉住对方,像是两头凶勐的兽,谁强大,谁就能占山为王。

????须离帝便顺着他的语气看向明若,薄唇微微一勾,便对着明若唤道:灼华,到朕身边来。

????他又唤她过去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明若踌躇着站在原地,内心巨大的波动让她不由自主地回头去看端木云,他正用那双充满了温柔和宠爱的眼睛凝视着她,告诉她:不要过去。

????但是明若又比谁都清楚,在这时候,端木云反而成为了那个无法名正言顺站出来说自己是他妻子的人,他永远不会做对她有任何伤害的事情,所以他不会说她是明若而非灼华,而她也不能。

????灼华,朕想你定是想念中的故人,所以特意让她们换了装在盘龙候着,难道你不想见了须离帝慢条斯理地双手扣十,丝毫不担心明若不听话。还是说你有什么别的想法

????故人娘亲和嬷嬷明若的脸色更白了,本来就是怕冷的人,在须离帝这样的刺激下,整个娇躯更是显得摇摇欲坠。这么冷的天但明若却觉得自己的心更冷。她不敢再回头去看端木云了,那会让她心碎的,她也不敢去看海怜,这个帮了她这么多忙的女子,现在她却让他们的努力都白费了。自己甚至都没有走出这牢笼一步就要再回去,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一步一只小脚印,须离帝微笑着凝视款款向自己走来的少女,紫眸染上一抹笑意,但这笑意却无法掩饰他的怒气。她是选择了他,这两次都是,但没有一次是她自愿的,倘若这一次他不知她要逃走的消息,此刻她又身在何方,在哪个人的怀里

????明若蹒跚着走,雪积得很深,她几乎每走一步都会有摔倒的危险,但须离帝丝毫没有去扶她的意思,他就是要她主动过去,就算路上艰辛坎坷崎岖,他也要她主动来他怀里。就算不是自愿的,他也要她的主动。

????走到御辇下的时候,明若转过身,端木云跪在地上,依然行着臣子的礼,但眼睛却一直看着她,那里面似乎蕴含了无数的东西:温柔、缱绻、痴情、悲伤还有不放弃的决心。

????一只修长的手伸到了她面前,明若愣愣地抬头去看,须离帝正俯着头凝视着她。她迟疑了一会儿,才怯生生地搭上那只大手。也就一眨眼的时间,明若甚至都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置身在了须离帝的怀抱当中,但是他随后做的事立马吓坏了她,因为他竟然去撕她的衣服

????就在这冰天雪地的天气里,就当着端木云和那么多将士的面,须离帝伸手撕碎了明若的衣裳

????明若尖叫了一声,吓得小脸更加惨白,但也只是一瞬须离帝就拿一旁安公公捧着的披风包住了她,众人只闻刺啦的撕衣声不绝于耳,但却没人看得见披风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手恐慌地握成拳,明若瞪着眼抖着长睫毛不敢乱动,在须离帝怀里缩成一团,她看见端木云站了起来像是要冲过来的样子,眼泪掉下来,她摇头,端木云看见了,便没有再动。

????因为他们彼此都很清楚,与须离帝硬碰硬,无异于以卵击石。

????这一次和上一次又有何分别呢明若凄迷地闭上眼,她早该知道的,她不应起了逃跑之心,所谓的平澹生活怎么可能降临到她身上呢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