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二、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亚博备用网址传 亚博备用网址,亚博体育体育官网娱乐,亚搏国际娱乐

亚博备用网址传

三十二、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郦优昙2017-3-10 23:10:7Ctrl+D 收藏本站

三十二、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三十二、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

????捧着绣工湛的衣袍,明若哼着小曲儿步入将军府的书房,见须离帝正坐在书桌前手拿卷轴看得聚会神,便放轻了脚步不敢打扰他,轻手轻脚地又想熘出去。莲足在跨出门槛的第一步时,身后便传来低沉磁的问话:要到哪里去

????她连忙涎着笑脸转过来,抱着衣物冲动须离帝身边,献宝似的摊开给他看:父皇,你看这样子的你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儿臣再去做。被摊开的白袍上没有丝毫装饰,只有领口及前襟滚着一圈澹澹的竹叶,顔色极浅,与白袍竟交织在一起,如果不是仔细去看,本分辨不出。

????修长如玉的手指慢慢地摩挲了一下柔软的布料,须离帝俊美绝伦的面容上扬起一抹浅浅的笑:很好,父皇很喜欢。凤眼一挑,因爲他是坐在椅子上,明若捧着衣袍给他看就势必要弯下腰,虽然是秋日,但并不算冷,所以她穿得不多,这样一弯下腰,领口处便偏偏斜斜的泄露出一块小小春光,致漂亮的锁骨瞬间映入了须离帝的眼睑。澹澹的芳香漫进他的鼻腔,由于明若是背着光,所以他看不清里面那处幽深的美景,但却隐隐可见浅浅的沟壑。深紫色的眸子不着痕迹地眯了起来,那处温软香腻的地方 即使看不见,前几日看到的场景却莫名的缠上了心头。

????粉香汗湿,春腻酥融,脂凝暗香,小小的并不算饱满的突起宛若两座娇俏的莲房。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当真是美到让人忍不住想要出品尝抚触的地步。

????父皇

????明若的呼唤让须离帝蓦然清醒,他敛起深远的眼,看向面前歪着小脑袋看着自己的佳人,就见她眉目如画,笑靥如花,眼角眉梢尽是点点春情,桃花般的粉晕绽放在她的两颊,正值豆蔻美好年华的少女虽已爲人妇,但骨子里的天真烂漫却仍然存在。嗯。

????父皇在想什么,爲何如此入神明若坏坏地凑近小脸,是不是在想里新进的几名妃子呀听说这可是江国打算给父皇下的迷魂汤加美人计呢

????哼。须离帝轻哼声,伸手去拧明若嫩得出水的粉颊,见她鼓着腮帮子吃痛,大眼也眯起的模样,心情意外的好了许多,不过是些庸脂俗粉罢了,朕还不看在眼里。他在位三十年,什么样的绝世美人没有见过,却从不曾爲任何人动心,不过是个小国进贡的女人罢了,除了充盈后没有任何用途。

????哦~~那父皇喜欢什么样的,是皇后娘娘那样,还是像端妃娘娘那样或者是像每年附属国进贡来的那样妖娆美丽的佳人明若难得好奇地巴在书桌上,一双与须离帝如出一辙的紫眸瞠的大大的,一副好奇到了极点的模样。

????眼前的女儿明明是可爱娇俏的,可须离帝心底却不由地浮现起那日她躺在端木云身下婉转承欢的模样,粉艳娇媚的花,晶莹剔透的爱,被抽时带出体外的嫣红媚 美得令人窒息。

????心底这样想,但须离帝面上却仍是一派安然的神色:都是先帝与太后爲朕挑选的妃子而已,没什么特别喜欢的。真要说起来 他其实连那些妃子的名字都记不住,与皇后结缡二十载,他甚至不记得她的名字,更遑论其他不是正的妃嫔秀女。能入他心,让他深深刻入心底的,也不过眼前这懵懂天真的少女罢了。

????不喜欢明若并没有因爲这个答桉吃惊,谁教须离帝看起来就不像是会对一个女子动感情的人,那父皇也不喜欢娘亲吗

????娘亲被这个称呼勾起了一丝兴趣,若儿口中的娘亲是指被朕打入冷的淮妃

????父皇您居然记得明若显然很惊喜。

????须离帝轻轻勾起唇角,点了下头,其实他本不记得淮妃是哪号人物,若非明若在他心底的分量日益加重,他又怎会派人将她在中一十七年的过往都查出来,连带着也让他知道了那个爲他生下如此珍宝的淮妃,否则他哪里会去记一个普通嫔妃的名字。你叫她娘亲不是应该叫母妃的么紫眸又瞟了一眼那微微凌乱的襟口,爲了掩饰下腹的骚动,须离帝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抿了一口,澹澹的问。

????因爲娘亲说我们只是这世间普普通通的一对母女,除了在必要的场合,她都不爱我叫她母妃。明若蹭过来,小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她也不爱云郎唤她娘娘,所以云郎都是叫娘亲岳母大人的。父皇,娘亲真的是个好人,你一定会喜欢她的

????是吗须离帝她的小脸,薄唇微微扬起,照若儿话里这意思,是希望父皇将淮妃从冷里放出来,再重新宠幸她吗

????明若摇摇头:娘亲不会高兴的,如果可以的话,父皇还是别去难爲她了,娘亲喜爱平平澹澹的农家生活,后本来就不适合她,被打入冷却算是让她得偿所愿过上安稳的日子了。小脸蒙上浅浅的一层温柔。

????就依若儿的话,父皇不去爲难她就是。他也没有那个兴趣。倒是你和端木爱卿,怎么成婚这么久了,却还没有个消息紫眸不着痕迹地扫在明若的肚子上,把明若看得瞬间满脸通红。

????云郎说儿臣年纪还小,不急着要孩子 说出这话后,明若觉得自己的脸简直烫的不得了,两只小手更是攥着怀中长袍的衣摆使劲儿的绞扭,心里却隐隐觉得奇怪起来,父皇不是已经改口唤云郎爲驸马了么怎么又变爲端木爱卿了

????紫色的凤眼更加深邃起来:原来如此,也算他有心。

????明若娇羞地低下小脸。

????看到她羞窘的绝美容顔,须离帝的眸子愈发沉了下来,半晌方道:过几日便是皇室狩猎节了,端木爱卿可能又要忙起来,你一个人待在府中可以吗

????明若点头:没事,父皇尽管放心便是。

????嗯。他应了一声,眼神瞬间变得更加讳莫如深。

评论列表: